首頁 > 魔性游戲 > 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四章 車內的震動【第一更】

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四章 車內的震動【第一更】

    晚飯是在一種輕松的氣氛下進行的。

    牛肉柿子湯、尖椒炒雞蛋、干煸豆角、木須肉、外加一個涼菜。

    標準的四菜一湯。

    因為有了之前的那句話,騰大小姐原本心里的那些感動,似乎一下消弭與無了,整個晚上都膩乎在自己父母身邊,把趙寒一個人晾在一旁。

    怎么是一個凄涼可以形容的。

    不過滕大小姐不理會他,滕母倒是對這個女婿看的蠻順眼的。

    吃飯的時候給他夾了不少的菜。

    等吃完飯趙寒要去洗碗的時候,還把他從廚房給攆了出去。

    那句話是怎么說來著?

    君子遠庖廚......

    雖然趙寒稱不上是什么君子,但丈母娘已經態度這么堅決的說了,他也就抽閑跑回到沙發上看電視去了。

    這會兒滕大小姐這靠在自己父親身旁說著悄悄話,看到他回來跟他翻了個白眼。

    然后又做出一個“出去說”的手勢。

    趙寒有些好奇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點點頭。

    “爸,我和欣悅也一年多沒回來了,這會兒吃完飯,我帶她出去轉一圈?”

    他是用詢問的口氣和滕父說的,而滕父聽了他的話也點了點頭。

    他對身邊抱著自己胳膊的姑娘揮了揮手。

    “你倆早點回來,我給你們留著門”

    “我才不和他出去呢!”

    聽到滕父這么說、騰大小姐眼睛轉了一圈兒后又把抱著自己父親的胳膊緊了緊。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一旁的趙寒露出無奈的表情看著她。

    而滕父皺了一下眉頭,也沒有理會她。

    過了一會兒覺得玩夠了的騰大小姐吐了吐舌頭,然后裝出一副幡然悔悟的模樣。

    “爸、那我就先出去啦”

    “嗯、早去早回”

    滕爸還在看電視,新聞聯播......

    滕欣悅對著自己老爸皺皺鼻子賣了個萌,然后拉著趙寒就向外走。

    現在已經是深秋,天黑的早。

    等到終于走出房門之后,二人在一旁一處開始亮起來的路燈下停下來。

    “那個、那個....”

    騰大小姐那個了半天,也沒好意思把嘴里的話說出來。

    趙寒有些迷糊的看著她,不知道她話里話外是什么意思。

    “那個...你知道我家就兩個臥室的”

    趙寒:“......”

    這回他明白了!

    看著媳婦兒臉色一副扭捏的模樣,趙寒真有一種想笑的沖動。

    什么時候總是落落大方的騰大小姐也會露出這樣的神情了?

    果然人在自己父母面前,永遠都是一個沒長大的孩子么?

    略微失笑,摸了摸自己媳婦兒的頭發。

    “那好、待會兒你回去和爸媽說,我接了電話,晚上要和幾個好久不見的朋友聚一聚”

    “今晚就不回去住了!”

    騰大小姐這是不習慣在父母面前和他同居,這一點趙寒心里也是多有體諒的。

    畢竟趙寒這次也是第一次見她父母,如果當晚就在二老身邊住到一個屋里面......那也是有些尷尬。

    所以對于這一點他倒是沒有什么異議。

    也就是去一旁的酒店住一晚罷了。

    看到趙寒這次這么好說話,騰大小姐兩只眼睛都彎成月牙了。

    那可愛的小模樣就像一只偷到了雞的狐貍。

    “恩~、對不起了啊”

    夜色里,她抱住趙寒親了一口。

    結果親完就松不開了。

    而某人一只冰涼的手也順著她的衣服摸了進去......

    一個小時之后,坐在寶馬后座上的趙寒,看著自家媳婦兒在車外向著自己揮手后離開。

    他忍不住露出一個哭笑不得的表情。

    “這都什么事兒啊!”

    把脫下來的外衣重新穿到身上,趙寒眼睛里露出些許無奈。

    剛剛他話說的倒是好聽。

    可這不大不小的一個城市里面,他去哪兒找所謂的“朋友”?

    打開車門換到駕駛位。

    既然找不到朋友,那就開車出去兜兜風好了。

    等累了、直接就近找一個酒店睡一覺。

    這樣想著,黑色的轎車向著遠方駛去。

    ......

    ......

    秋天的東北、沒有一些影視劇里描述的刺骨寒風。

    相反這時候還遺留這一些殘余的悶熱,真正冷下來的時候要等到十月的中旬。

    而在這種悶熱的天氣下,趙寒駕車在城市的公路上不住循環。

    他不知道該去哪里。

    夜晚的城市就像一只怪物張開了血盆大口,吞噬掉一切人心中的歸屬感。

    而趙寒也在一家便利店附近停下了車。

    拿出一根煙,點火。

    深深的吸了一口,滿嘴的寂寞味道。

    因為有著騰大小姐在身邊,他已經就好久都沒有體會到這種滋味了。

    此時孤身一人,還真有點淡淡的逼格。

    他這邊正胡思亂想呢,手機的鈴聲卻不知道在哪歌犄角旮旯處響了起來。

    下意識的犯了一些口袋、兜里的手機沒響。

    最后某人找了半天,結果在副駕駛的腳踏處把手機給翻了出來。

    而手機的鈴聲卻已經停住了......

    他打開手機一看,是騰大小姐打過來的。

    而在這之前還有三個未接電話?

    先給媳婦兒回撥過去,對面傳來騰大小姐調笑的聲音。

    “呦,在哪兒瀟灑呢?”

    “都不接我電話了,看起來戰況很激烈么!”

    好么!話里話外都充滿了調戲的意味。

    打開車窗,把嘴里的煙霧吐出去。

    “我說大小姐,你干嘛不打我口袋里的手機啊?”

    好吧、他沒提找了半天手機這件事兒,手機是自己媳婦兒扔的,他可不想滕大小姐因為這事兒在鬧心了。

    “我就是問問你,今晚回不回來住”

    “我能回去么?”

    “不能!嘻嘻!”

    “那你還打電話問......”

    “沒辦法,老媽的旨意”

    “恩恩、替我和媽問聲好”

    對面傳來一些雜音,其中還有騰大小姐和滕母對話的聲音,過了一會兒騰大小姐的聲音才傳到他的耳朵里。

    “老公、我要去陪媽了,你自己也早點睡”

    “恩、我一會兒就睡”

    “恩恩、愛你”

    掛斷了電話,趙寒看著那三個未接來電,思考著要不要回撥回去......

    三個未接來電都是同一個人打過來的。

    備注上寫著...狐貍精。

    這是滕大小姐對王子文的“愛稱”。

    也不知道是不是二人上上輩子八字不合,騰大小姐就是看趙寒這位合伙人不順眼。

    在腦子里想了一下,趙寒最終還是沒有撥過去。

    這次既然是陪騰大小姐回家,那一些惹她不開心的事情還是不要做了。

    整個人有些垂廢的躺在后座上、閉上眼睛。

    他打算小歇一會兒。

    不過他的眼睛還沒閉上兩分鐘,一旁的車窗就響起敲擊的聲音。

    睜開眼睛,看著站在車外的麗人,趙寒笑了出來。

    “你怎么來了?”

    打開車門讓對方坐進來后,趙寒開口道。

    他沒有問對方怎么找到他的。

    因為這輛車上裝有gps,對方想要找到他還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被問話的女士沒有回答他的話,反而是用一種莫名的眼神盯著他看,好一會兒后才開口。

    “被媳婦兒趕下床了?”

    趙寒:“......”

    這個問題他還真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說不是?

    事實擺在這里。

    說是?

    又不是那么一回事兒。

    不過身邊的美女也沒有刨根究底的意思。

    看他做出無語的模樣后,露出一聲輕笑。

    “想不到平日里心思詭秘的趙大少也有今天”

    “既然今晚上不了媳婦兒的床,那我帶你出去玩一圈兒?”

    嘴里這么說著,她自自己的胸口處拿出一盒女士煙,然后給自己點上。

    看那熟練的模樣,很顯然是抽了不少年了。

    趙寒看著把煙灰就彈在車里的這位美女,再加上對付身上那一股附著力超強的香水味,忍不住露出苦笑。

    這下好了,怎么解釋也解釋不清了!

    解釋不清趙寒也就不去想這些了,轉過頭挑起身邊美女的下巴。

    “我說美女,大晚上的還想帶一個男人出去玩,你也不怕有危險?”

    對方沒有躲閃,還頗為挑釁的看了趙寒一眼。

    那樣子仿佛是再說:“有本事你就來啊”。

    美女沒有退縮,趙寒退了......

    如果面前的是別人,趙寒或許還有那么一丁點的心思來一次“友誼賽”。

    不過眼前這位么。

    如果趙寒敢亂來,騰大小姐明天就敢用道心種魔讓他身邊的美人兒去跳樓......

    很顯然,趙寒身邊的這位美女就是騰大小姐最敵視的女人,王子文。

    而看到趙寒把手縮回去,做出正人君子的模樣,王子文臉上露出一道嘲諷的表情。

    “你就這點膽子么?”

    “我膽小”

    “我呸!”

    “我真膽小”

    “你膽小當初還會把全部身家都投給我?”

    “我膽小是因為怕你明天會跳樓”

    “我憑什么跳樓?”

    “因為你想和我上床”

    “憑什么我和你上床,明天就得去跳樓?”

    “你說呢?”

    趙寒的聲音冷靜,而王子文聽到他的話之后,忍不住轉頭看了他一眼。

    接著嘴里爆了一句粗口!

    然后轉過身抱著趙寒的腦袋就向著自己懷里塞......

    【ps:第一更、求訂閱、求訂閱、求訂閱~~滿地打滾求訂閱嗚嗚嗚。】(未完待續。)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彩色三角闯关
网上股票开户 福建31选7今晚开 排列5包双多少钱 股票下跌的原因 宝博捕鱼官方下载 山东11选5遗漏 河北11选5 股票入门讲解 中国体育彩票今晚开奖 黑龙江快乐十分和值尾走势图 36选7开奖结果走 黑龙江福彩36选7 兼职赚钱网站 河内5分彩平台计划 2008上证指数最低点 快乐8平台登录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