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穿越寧采臣 > 章節目錄 第八百一十章:彎弓

章節目錄 第八百一十章:彎弓

    戰船上,大多數遠征軍的將士都已經被眼前的這一幕驚住了,一只鳥,從天際的海平面上沖天而起,沐浴赤芒,全身赤霞燦燦,宛若一直沐浴熾焰的神鳥振翅高飛,扶搖天穹,羽翼張開,若垂天之云,將整個大日都遮蔽了,在大海上投下巨大的陰影,從天際一直到眼前,像是將這片天地都遮蔽。

    “這是,神鳥鳳凰嗎?”

    有人喃喃,看著眼前的生靈,渾身赤霞燦燦,像是沐浴無盡熾焰,簡直就是與傳說中的鳳凰神鳥一般無二,一念至此,眾人都不能平靜了,心里掀起滔天巨浪,若真是鳳凰神鳥,絕對是史詩級的大發現,因為在記載中,鳳凰乃是神鳥,不僅強大無邊,更是神明的坐騎。

    很多人震撼,就是瓦倫和羅爾以及那十位圣階的神圣大騎士都在這一刻瞳孔收縮,看著視線中從海平面上飛出來的巨大神鳥,若真是鳳凰神鳥,絕對是整個神跡大陸歷史上的巨大發現,不過很快,他們看清了,也發現了這并不是鳳凰。

    只是一只巨大的飛鳥,通體羽毛也是潔白如雪,而傳說中的鳳凰神鳥羽毛都是赤紅色,所以眼前的鳥明顯不是鳳凰,只是個頭太大了,羽翼張開足足數百丈,而且樣子真的像極了傳說中的鳳凰,幾乎一模一樣,若非通體雪白的羽毛,簡直與鳳凰一模一樣,再加上剛剛這只鳥飛出來的地方正好背對朝陽,初陽的赤霞全部落在這只白色的飛鳥上,所以才讓人看上去整只鳥赤霞燦燦,像是沐浴赤炎一樣,看起來就像是一只鳳凰從朝陽初生之地飛了起來,至于剛剛巨大的陰影,完全就是太陽光線近乎水平照射所弄出來的視覺效果。

    現在飛鳥高飛,向他們飛過來,越來越近,自然也就看清楚了。

    “鴻鵠”羅爾開口,看著視線中飛過來白色神鳥,眼中露出一絲異色:“傳言中,天地間原本有五種神鳥,他們的樣子都是一模一樣,只有身上的羽毛顏色不同,分別為赤、黃、紫、青、白五種顏色,赤色的叫朱雀、黃色的叫鹓鶵、紫色的叫鸑鷟、青色的叫青鸞、白色的叫鴻鵠,五種鳥都是天地間的神鳥,最后為了爭奪鳳凰真名,展開了一場大戰,最后赤色的朱雀勝出,所以朱雀成了鳳凰,飛禽之首,其他四鳥卻落敗只能居于其后。”

    “不過雖然最后只是朱雀成了鳳凰,但是無論是青鸞、鴻鵠、鸑鷟還是鹓鶵,都算得上天下間少有的神鳥,世間難尋,如果不出意外,眼前這一只,乃是鴻鵠!白鳳凰。”

    說完,羅爾的一雙碧綠的眼中不由得升起一團綠油油的光芒,宛若火焰一般,那是一種火熱,事實上,不僅僅是羅爾,旁邊的瓦倫和其他人也差不多,鴻鵠雖然比不上鳳凰,但也絕對是舉世難求的神鳥,若是能抓住,不說其他,哪怕是馴服當坐騎,這樣一只神鳥,就絕對是夢寐以求。

    “難道羅琳和西維爾他們消失就是這只鴻鵠所為。”

    瓦倫身后一個圣階的神圣大騎士開口猜測。

    “有可能。”

    羅爾點了點頭,雖然鴻鵠外表看起來美麗高貴,但他可不認為鴻鵠就好接觸,這世界上,太多美麗的東西具有危險,很多東西更是越美麗越危險,若是僅憑外表判斷,遲早完蛋。

    “那我們怎么辦,出手嗎?”另一個圣階的神圣騎士開口,目光看著鴻鵠,眼中露出炙熱之色:“要不我先將這只鳥禽過來。”

    旁邊的另外幾個圣階的神圣騎士眼中也露出躍躍欲試,因為他們感覺到,視線中的鴻鵠實力并不強大,似乎還不到圣階,他們自信能將之擒獲,雖然心里有些疑惑能與朱雀爭鳳凰真名的鴻鵠只有這點實力,但是這個疑惑也僅僅冒出來就被拋諸腦后,世界上解釋不通的事情本就多,又豈能一一探究。

    “不急,先等它飛過來。”

    羅爾輕輕擺了擺手道,目光看著視線中向他們飛過來鴻鵠,此時的鴻鵠距離他們還很遠,最起碼有上百里的距離,而且飛得很高,時而飛入云層,又時而從云層上面俯沖而下,慢慢向他們飛過來,瓦倫站在旁邊,他沒有說話,目光一直盯著向他們飛過來的鴻鵠,他的眼神格外明亮仔細,因為他感覺到,在鴻鵠上,有兩股氣息。

    “上面還有人。”忽然,瓦倫瞳孔收縮,這一次,他看到了,在鴻鵠的背上確實有一個人,那是一個男子,剛剛因為距離遠,而且鴻鵠太過巨大,男子立身在鴻鵠的背上,擋住了人的視線,但是現在鴻鵠接近,又是俯沖而下,所有很多人都看見了,一個很俊美的男子,神秘而優雅,一身白衣,右肩上扎著白色翎羽,隨風散亂的藍紫色半長發,俊美若玉的容顏上一雙冰藍色的眸子,似乎所有美的事物都聚集在了一起:“罪人!”

    瓦倫旁邊的羅爾和遠征軍的其他人也都是瞳孔一縮,一看到鴻鵠上的男子,他們就已經確定,這個人與玄天宗一樣,從五官和打扮上看,就可以判斷出是出自同一個地方,無疑,眼前的人也于玄天宗一樣,出自罪土。

    “鋮”利刃出鞘,瓦倫第一時間拔出腰間的騎士長劍:“罪人,都該死!”

    “大人且慢,區區一個罪人,何須大人親自出手,就由我來解決吧。”

    不過就在瓦倫出手的時候,在他身后的一個男子走了出來,這是一個圣階的神圣大騎士,長的很普通,一頭棕黃色的頭發,看起來三十多歲,絡腮胡,左臉上有一條長長的刀疤,目光看向高空中的鴻鵠,露出一絲野性般的笑容,他有心在瓦倫面前表現自己。

    “大人且看我一箭將他射下來!”

    那人開口,說話間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柄銀色的長弓和銀色的箭矢,彎弓搭箭,對準高空中高飛的鴻鵠,他很自信,甚至有一種輕狂,要將鴻鵠和那個男子一起射下來,事實上,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鴻鵠上的那個男子實力并不弱,從感應的氣息來看,也有著圣階的修為,不見得比他們弱,但是棕發男子依舊自信,自己一箭就能將對方解決。

    “留活口,抓過來問一問。”

    瓦倫停下手中的動作,沒有再出手,羅爾則是說了一句,要將鴻鵠背上的男子擒拿下來。

    “大人放心,我只會射穿他的身體,不會殺死他的。”

    棕發男子咧嘴,露出殘酷的笑容,他格外自信,甚至可以說是輕狂,似乎一箭射下鴻鵠上的男子是手到擒來的事情一樣。

    “咻!”

    劍芒破空,宛若一道銀色的流光向高空射去,直取鴻鵠,速度快到極致,宛若流星,不過就在這時,似乎感應到危險,鴻鵠發出一聲高昂的鳥鳴,巨大的雙翼一震,直接掀起一股颶風,高空中的那片云層直接被撕散!

    “鐺!”

    劍芒去勢不減,穿過颶風,卻是撞擊在鴻鵠的利爪上,發出金屬般的碰撞聲,直接被彈開。

    “亞倫,你行不行,一只鳥都射不下來,要是不行就直說,換我們來吧!”“哈哈,就是,亞倫,你真是越來越弱了,一只鳥都射不下來!”“”

    見此旁邊的好幾個神圣騎士不由得紛紛大笑起來,亞倫也是臉一紅,眼中閃過一絲惱怒——

    “嘿,你們懂什么,我剛剛只是想嚇一嚇對方,還沒動真格呢,現在看好了,我要一箭將那只鳥和那個人都給射穿。”亞倫有些羞怒道。

    “哦,是嗎,那我們可拭目以待了哦。”旁邊一個大胡子嘴巴一列。

    “喂,上面的那個,你可要爭口氣啊,亞倫說要把你一箭和那只鳥射下來,我打賭他做到,你可要爭口氣,要是能擋住這一箭,我待會兒讓你死的舒服一點。”

    另一個高鼻子的金發男子則是開口向著高空中鴻鵠上的男子大喊,聞言,在場的眾多神庭的遠征軍都不由得大笑起來,不過這是一種嘲笑,就像是一群獵人圍著一直獵物取消尋樂一樣。

    “罪人,還不接受審判!”

    亞倫則是被說的臉紅,怒喝一聲,彎弓搭箭在此射出一道銀白色的箭矢,直取高空中的鴻鵠。

    “不知死活!”

    鴻鵠之上,白鳳眼中閃過冰冷的寒意,看著下方的這群人,這些人真的很囂張,也很自大,居然將他當成獵物,要一箭射下來,死到臨頭還不知道!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彩色三角闯关
188比分直播3g网篮球 哈尔滨麻将胡牌公式 今日福建体彩22选5开奖结果 能下分的捕鱼游戏下 喜迎棋牌游戏大厅 广东26选5开奖号码 湖南幸运赛车直播 66江苏麻将作弊软件下载 捉鸡麻将技巧顺口溜 甘肃11选5前3直遗漏 游戏棋牌下载杭州麻将 姚记棋牌客服电话 新疆18选7 上海11选5任走势图 天津麻将手机app玩哪个 十一选五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