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尋兇策 > 第9章 煙魂雨魄(1)(+小劇場)

第9章 煙魂雨魄(1)(+小劇場)

    煙魂雨魄·楔子

    若論白天哪里最熱鬧,蓬陽城的人或許會有各種不同說法;但若問起夜間哪兒最熱鬧,人人都會指著東南方,指著燈火輝煌處。

    郁瀾江上最熱鬧的煙花地在蓬陽的東南角。緊貼著城墻的是一個大池子,水從郁瀾江里引進來,池里開著各色芙蕖。夜間四面燈火輝煌,芳菲集、沁霜院、芙蓉院、香珠樓、紅煙樓等樓閣處處溫香,是一片赫赫有名的銷金窟。青樓眾多,騷客便干脆就著池子的名稱給取了個雅名,喚作“金煙池”。

    “呸!”珉珠小心地擦著手臂上的殘血,“什么文質彬彬風流倜儻都是假的。老娘十六歲出來接客,何曾碰見過這樣的混帳?這回打死了一個紅珠,下回是誰?我呀?得了吧,我死都不去接那樣的客人。”

    幾個女人站在巷子里,圍著中間的珉珠七嘴八舌。

    這是沁霜院和香珠樓之間的一條小巷,青樓里的女人們白日里無事可做,幾個交好的便湊在巷子里嗑瓜子聊閑天。這一天珉珠帶來的消息卻是香珠樓里頭有個小雛妓被弄死的消息。

    霜華沒下樓,只靠在二層的窗子邊上,手里持著個長煙槍,慢吞吞地抽:“你接也是死,不接也是死。接了吧,被客人打死,不接吧,被龜公揍死。”

    這倒是實話,珉珠悶聲擦著,不出聲。她手上的血是今早上發現紅珠尸身時沾上的,似是怎么都擦不干凈。

    “我們這樣的人還有得選呀?”靠在墻上的一個女人咯咯笑了,“哎喲珉珠,你怎這般天真?咱們都把這條命和這副身子賣給媽媽了,連生死都拿捏在人家手心里,還由得你說接不接?”

    她尖聲笑著,仰頭吃了個梅,下巴上的一處血口才剛剛結痂。

    “春桐,你怎么也受傷了?”珉珠問。

    “這是舊傷,前天你們不就看到了?”春桐摸著自己下巴的血口,“有點兒癢,想撓呀……”

    “不是,是說你腳上。”霜華在樓上出聲,“鞋底,怎么都是血?”

    春桐低頭,頓時嚇了一跳:“我沒受傷呀。哎呀我的媽呀……”

    幾個女人都停了口,看著春桐腳下。

    她踏在一片小而薄的水洼之中,水綠色的鞋面幾乎全被血色侵染。那水是從巷子底部幾個倒扣的筐子下淌出來的。

    巷子里時常放著雜物,臟污不堪,女人們心頭惴惴,只有春桐大步走上前,猛地掀開了筐子。

    霜華手里的煙槍砰地墜入巷中。

    “小雁!”她失聲大喊。

    框子底下趴著個雙目圓睜的小姑娘,手腳扭成怪異的姿勢,血源源地從她緊貼在地面的腹部流出。

    ------

    ·煙魂雨魄

    司馬良人正在海棠樹底下跟自己夫人傅孤晴夸耀修剪得宜的小胡子,忽見自己兒子風風火火地闖進了院中。

    “靈瑞。”傅孤晴高興地喊自己兒子,“過來看看你爹的胡子。”

    靈瑞是司馬鳳的字,他娘精心問了大和尚大道長們最后才選定的。因他小時候常常被水所困,這字里頭就要帶點兒克水的東西。可惜這個字實在太不倫不類,司馬鳳從來沒用過。他對“靈瑞”二字的反感,大概跟遲夜白對“牧涯”二字的莫名其妙是一樣的。

    “好看!”司馬鳳仍舊風風火火,“爹,我有要緊事情跟你說。”

    傅孤晴十分難過:“就沒有什么要緊事情跟娘親說么?”

    “小白在外頭呢,娘。”司馬鳳說,“我們這一趟上清平嶼,上面的桃花好看極了。他肯定有許多話想告訴你。”

    于是就把傅孤晴打發到了遲夜白那里。

    司馬良人和司馬鳳一回到書房,司馬鳳立刻問他文玄舟的事情。

    “文玄舟是不是那個來過我們家里的先生?”

    “是。”司馬良人點點頭,“人帶回來了么?”

    “你為什么要讓我和小白去找他?”司馬鳳有些氣急,“他當日離開的時候明明叮囑我們,絕不可在小白面前提起他,或者讓小白知道他的事情。你居然還讓小白也上清平嶼?!”

    “這是文玄舟要求的。”司馬良人捋著自己的胡子,“他說自己身染重病,命不久矣,一定要再見一次牧涯。牧涯當年勞他醫治,他是怕自己死了之后牧涯會有什么不妥。我就是怕出事,才讓你跟著牧涯去的。”

    司馬鳳哭笑不得:“我跟著有什么用啊!”

    司馬良人:“當年不是你一直陪著牧涯么?”

    司馬鳳:“……陪著是陪著。”

    他沉默片刻,開始跟司馬良人說起清平嶼上的事情。

    此時司馬家的大廳里,遲夜白正滿頭是汗地應付傅孤晴。

    “桃花確實好看……魚沒吃上。對挺好看。嗯,好看。怎么個好看法……我說不出來。真的是好看。”遲夜白手忙腳亂,“晴姨,你不如去問司馬鳳,他看得比我認真多了。”

    “他讓我來找你的。”傅孤晴拉著遲夜白的手,“小白呀……”

    遲夜白差點發抖。這名稱是被司馬鳳喊起來的,他萬萬沒想到傅孤晴也跟著這樣叫自己了。

    “最近腦袋還疼么?”傅孤晴很擔心,“你別想太多事情,晴姨見你每天在外頭奔波,真的很擔心。”

    “沒關系。”遲夜白放軟了聲音說,“我現在已經能整理自己看到和記下的事情了,以前那種問題不會再有了。謝謝晴姨,當年若不是你們幫我,我早就瘋了。”

    “說什么怪話呢。”傅孤晴責怪道,“你這樣的人天上地下我也只知道一個,這么厲害,上天不忍折磨你。”

    她捏捏遲夜白的手,很是高興,又繼續問起清平嶼上面的事情來。

    遲夜白記憶力驚人,但他很小的時候也曾經歷過瀕臨崩潰的可怕境地。他站在鷹貝舍的門口,周圍所有的人聲、景物、色彩、氣味,瘋狂地涌進他的眼耳口鼻,令他小小的腦袋如同裂開一樣疼。他只要見過聽過就不會忘記,可世上的冗雜太多,多得令他近乎發狂。記憶像沉重的鐵塊一樣填在他腦袋里,他每天都緊緊閉著眼睛捂著耳朵,不看不聽才能尋得一絲可憐的清明。

    在他日漸虛弱的時候,司馬良人尋遍江湖,找到了能救治他的大夫。

    遲夜白將這件事永遠記在心里。

    正和傅孤晴說著桃花魚的事情,忽見阿四從外面跑了進來。

    “我們帶回來那孩子安置好了么?”遲夜白問他。

    “安置好了。夫人,少爺呢?”阿四一臉惶急。

    傅孤晴:“跟老爺談事情呢。怎么了?”

    阿四咽了口口水,眨眨眼睛不說話。

    傅孤晴狐疑道:“你們在外面給少爺惹事了?怕什么?”

    阿四看看遲夜白,哂笑道:“不是給少爺惹事,是少爺惹的事找上門來了。”

    遲夜白:“……?”

    阿四:“沁霜院的霜華姑娘來找少爺哩,就在門口等著。”

    傅孤晴臉色一凜:“沁霜院?!金煙池那邊的沁霜院?!”

    阿四:“是的。”

    傅孤晴轉轉腕上鐲子:“帶著孩子來的?還是大著肚子來的?”

    阿四恭敬道:“都沒有,穿得很素,不顯眼,戴著頂紗笠。”

    傅孤晴嘿地冷笑幾聲,隨即站起,大步走出去。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彩色三角闯关
山东十一选五势图表 五码中特大公开你敢买吗 福建十一选五基本走势一定牛 *捕鱼游戏平台 大唐棋牌游戏山西 申城棋牌网手机版? 辽宁11选5一定牛走图 转转东北麻将望奎打法 江西11选5怎么赚钱 北京快3开奖走势 南京麻将怎么算钱 甘肃十一选五基本跨度走势图 幸运飞艇群 深海捕鱼千炮版攻略 长沙麻将番数图解 福利3d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