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尋兇策 > 第17章 煙魂雨魄(9)

第17章 煙魂雨魄(9)

    阿四捧了一手的松子,跟宋悲言相對而磕。

    甘樂意的小院子里滾起薄煙,是他正在烹煮藥汁,以便檢驗幾個死去的小姑娘服下的是什么毒。藥汁已經熬了十幾罐,但怎么驗都沒有結果。

    “今天要驗哪種毒?”阿四問。

    “不驗毒。”宋悲言說,“幾乎所有的毒都驗過了,甘令史說開始驗點兒別的。”

    仵作這一行驗毒和撿骨往往要花最多時間。甘樂意一直想搗鼓一種能檢驗絕大部分毒素的玩意兒,但各種藥草的藥性相生相克,實在找不到有什么能簡單快捷地驗毒。他只能一個個地推敲,因中毒者喉頭呈現青紫色,他便推斷了幾種中毒癥狀為皮膚泛出青紫色的毒,一個個地檢查試驗。但全都不是。

    “不是毒是什么?”阿四十分好奇。

    “我也不知道。”宋悲言十分坦誠。

    “難道她們不是中毒而死的?”

    “甘令史的意思是,確實是毒,但可能不是我們平時常見的那些毒。”

    阿四咔咔咔地剝松子,若有所思。

    “我想起一件事兒。”他說,“你知道木棉人么?”

    宋悲言老實道:“不曉得。”

    當年慶安城的木棉人事件阿四并未經歷,只是后來幫著司馬鳳整理卷籍時看到一二。那位兇手在行兇的時候也用了毒,卻不是常見的毒素,而是他在收藥途中偶然發現的混合草藥。那草藥十分怪異,檢驗不出痕跡,當時著實令慶安的巡捕和仵作大大頭疼了一番。

    “世間的藥和毒都有千千萬種,誰都不敢打包票說全都認識。”宋悲言說,“我覺得這個挺正常的。”

    “若是那毒是多種草藥混合而成,豈不是更難驗出?”阿四說。

    宋悲言搖搖頭:“不是這樣的。”

    中藥配比講究配伍,調毒其實也是同理。配伍是指根據病人實際病情,選擇不同的藥物配合治療,其中這一味多少,那一味多少,都極有講究。配伍中有單行、相須、相使、相畏等七種說法,又稱為“七情”。宋悲言跟阿四解釋道:“是藥三分毒,《內經》將藥分為大毒、常毒、小毒和無毒,說的就是這個理。既然藥毒同源,其實就看如何運用‘七情’。所謂相須、相使,說的都是多種藥性的配合,但這配合是必須分主次的,就像領隊打仗,肯定有將軍也有小兵。而混合而制成的毒里面必定也有將軍和小兵。”

    “你是說,擒賊先擒王?”阿四虛抓了一把。

    “是的。摸清楚那當將軍的是什么玩意兒,配合中毒癥狀,就能知道小兵是什么。”宋悲言搖頭晃腦,“不過有的配毒高手喜歡亂混合,一味毒中可能有十幾種東西,其中的分量非常微妙。能配出這種毒的自然是高手,能從細微癥狀中查驗出毒里各種藥性的,更是高手中的高手。”

    這個說法阿四倒是明白。他見過許多兇狠狡猾的兇手,但最終都被老爺少爺揪了出來。如此一比較,自然是老爺少爺更厲害的。他了然點頭,突然抽了抽鼻子:“咦?燒焦了?”

    話音剛落,身后小院的門被打開了。甘樂意雙眼發亮,指著阿四口舌哆嗦:“去、去把、把你家少爺叫回來!”

    阿四立刻跳下石磨:“少爺和遲當家去金煙池了。”

    “立刻找回來。”甘樂意喘著氣,“有眉目了。”

    阿四和宋悲言頓時都來了精神:“什么眉目?”

    “鼠須草,加含笑。”甘樂意說,“主要是這兩味,□□配伍,間有瑞香、杜香、臭藤,都是常見的毒草,但若無一點兒藥草的知識,絕對搞不出來。”

    宋悲言愣了片刻,呆呆地問:“鼠須草……毒不是顯在骨頭上么?”

    “含笑中和了毒性,所以進不去骨頭,全顯在肉里了。毒應該是喂食進去的,所以別的地方看不到,喉頭和牙齦倒是變色了。”甘樂意頓了頓,大吼,“去啊阿四!告訴你家少爺,蓬陽城里頭種含笑的地方不多,倒是倒夜香的人特別喜歡用含笑的水浸泡頭巾用來蒙鼻子!”

    阿四跑到一半,突地愣了:“倒夜香的?”

    他心中涌起一種不太妙的感覺。春桐出事之前他拜訪過那個夜香郎,但他著實瘦弱,也著實左手不利,他便沒有在意。阿四牽了馬飛快跑出去,心頭咚咚亂跳。

    若真是夜香郎,便是他害了春桐。

    司馬鳳和遲夜白離開戶籍處的時候阿四正巧找到了他們。

    兩人在戶籍處查閱了十九年前的資料,發現金煙池中賣出去的男孩不多,全都被魯王府買下了。但魯王府對這些奴仆并不上心,先后有幾個人因為犯錯被驅逐出去,之后去了哪里,再無記載。阿四抵達的時候慕容海也剛剛趕了過來,四人在戶籍處前面碰頭了。

    “那位沈大人出動了。”慕容海說,“現在已派了不少巡捕去往金煙池調查。此外我還查了查那位沈大人的事兒,發現……”

    他看看遲夜白,又看看司馬鳳。遲夜白面色平靜,補充完慕容海的話:“沈正義是沈光明*的弟弟。”

    司馬鳳一下就驚了:“啥?!”

    他立刻想起一年之前與那位小友相交的種種,很是吃驚:“江湖竟這么小!”

    “知道你肯定沒記住。”遲夜白說,“不講這個了,阿四,你那邊什么事情?”

    阿四立刻將甘樂意的話原原本本告知,司馬鳳和遲夜白臉色都是一變,立刻往家里趕。司馬鳳另外囑咐阿四:“你和慕容去跟那位沈大人說一聲,就說司馬家的仵作驗出了重要結果。”

    兩人立刻領命去了。途中慕容海十分郁悶地問阿四:“你家少爺指揮起我來倒是自然。我主人可不是他。”

    “慕容大哥,你這話就不對了。”阿四說,“你主人是遲少爺,那不就等于你主人也是我家少爺么?”

    慕容海:“……那你呢?”

    阿四挺胸:“我也聽你家主人的話啊。咱倆不要分這個,他倆都不分彼此呢。”

    慕容海:“你什么時候見他倆不分彼此了?”

    兩人靜了片刻,阿四卻忽然一抖,不肯講了:“不說啦,免得我被少爺打。”

    另一邊廂,司馬鳳和遲夜白已趕回家,直接去了甘樂意的小院子。甘樂意簡單說了查驗的情況,抖出一塊帕子給兩人看。帕子上星星點點,都是青黑的斑痕。

    “蓬陽城中含笑確實不多。”遲夜白飛快道,“因為蓬陽不適合種含笑,因而只有城北的角落里栽著幾株。含笑香味濃烈,倒夜香的人常常摘了花葉熬煮成水,用來浸泡布巾,再將布巾用于蒙上口鼻,隔絕臭氣。”

    司馬鳳眉頭緊緊擰著:“去尋夜香郎!必須得快。若兇手是他,他之前只挑容珠小雁這些小姑娘下手,但春桐年紀應該不在他的選擇范圍里,他越來越不擇手段了。”

    “且犯案的間隔時間越來越短。”遲夜白緊緊隨著他走出去,“司馬,夜香郎這事情和木棉人著實很像。他也懂得用混合□□。”

    “你都記得木棉人當時的事情么?”司馬鳳飛快上了馬,回頭問。

    “自然記得。”遲夜白緊隨著也上了自己的馬,邊走邊說,“確實除了殺人手法和用毒方法相同之外并無其他相似之處,但……”

    “還有一個相似之處。”司馬鳳臉色陰沉,“木棉人用死者手中的木棉制作成人偶,這個兇手割了死者的頭發,不知是用來做什么。”

    遲夜白沉默了片刻。

    “蓬陽少見這類兇案。”他低聲說,“你別著急,找得到的。”

    “嗯。”司馬鳳應了一聲,和他先后疾馳出去。

    夜香郎并不難找。他白日里沒事可做,都縮在家中不外出。

    巡捕們接了大人的命令,團團圍著那處小巷,等待下一步指令。巷中還住著其他人家,紛紛關門閉戶把孩子拎回家,一時間四圍寂靜不已。

    有切剁的聲音從夜香郎房子中傳出,隨后便是烹炒食物的香氣。

    司馬鳳和遲夜白抵達的時候,阿四跟慕容海已經守在了那里。司馬鳳和巡捕打了招呼后,巡捕便踢開了那扇黑乎乎的木門,闖進房中。

    房中十分昏暗,廚房的煙氣十分嗆鼻,天窗漏下來幾縷光線,蹲在灶前的人慢吞吞抬起頭來,看著闖入者們。巡捕十分粗暴,直接將他拎起來,摔在司馬鳳和帶頭的人面前。那夜香郎不見慌亂,只蜷在地上,抬頭看著眼前的人。

    司馬鳳腦袋里轟地一響,竟退了一步。

    “司馬?”遲夜白就在他身后,連忙出聲詢問。

    等見到夜香郎面容,連他也略略吃了一驚。

    眼前跪在地上的人面目瘦削,須發有些凌亂。但他一眼就能看出,這人長得和木棉人是一模一樣的。

    ---

    *沈光明:《你們江湖人真會玩》的主角,本文會出場,有一個全程參與的案子。沒有看過江湖人的讀者也不用去翻,這個故事獨立于江湖人,等角色真正出現的時候我會做好人物出場的介紹。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彩色三角闯关
捷报比分app没声音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查 山西11选5开奖结 朋友局河南麻将群怎么进 刮刮乐在线试刮 闲来广东麻将安卓版 u20女足世界杯比分 世界足球排名 永盛棋牌官网下载 辽宁11选5最大遗漏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 天易棋牌? 陕西11选5在线开奖 排列五坐标走势图带连线图 哈尔滨麻将的打法 上海麻将清混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