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尋兇策 > 第46章 污血(10)

第46章 污血(10)

    同樣不相信的還有馬浩洋和甘好。

    許英殺人無數,但在審訊中完全沒有表露出來,只在這次遲夜白問出之后才透露了所謂“二弟”的存在。鷹貝舍的探子帶回來的信件里確實說到許英有一個很小就夭折的弟弟。小兒子死后,陳氏再沒能生出孩子,于是許英即便不是什么好苗子,也被家人看做唯一的血脈傳人,拼了命要保護他。

    但這些前事,并不能說明許英講的是實話。按照他的說法,他從無殺人之心,全是“二弟”指示,令這多起命案都籠罩了詭怪的氣氛。

    但馬浩洋并不管這許多。

    “是他下的手,便是他的罪。”馬浩洋身材高大,滿面紅光,是一個很精神的人,“不管這‘二弟’是真的存在,或是許英捏造出來的,總歸都是他動的手。與其把時間花在研究不知何跡的‘二弟’身上,不如先理清楚許英到底殺了多少人。”

    他原本是看在甘好的面子上放兩人進去,誰料竟立刻問出了想要的內容,于是對司馬鳳和遲夜白的信任頓時增加了許多。

    “這許英應當是有殺人癖。”馬浩洋說,“說實話,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兇徒。這人與我平日里審訊的犯人大不一樣,他似是對殺人這件事毫無感覺,也看不出有任何害怕與惋惜,殺了人,倒像是做了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似的。”

    “殺人成癖者,與常人很不一樣。”司馬鳳一口氣喝光杯中濃茶,清了清嗓子后說道,“殺人對他們來說,就似弄死一個昆蟲。在他們眼中,人與昆蟲鳥獸沒有不同。容易被激怒,也容易做出沖動的行為。比如他殺死一家三口,只是因為想喝粥,而那老夫妻沒有讓他進屋。但凡有些許常識,都不會這么魯莽地動手的。”

    “且沒有處理現場,也沒有擦拭自己鞋上的血跡,就這樣大搖大擺地要出城了。”

    司馬鳳贊同了馬浩洋的話:“對的。他在一個普通人家長大,對生死總會有最基本的概念。但他每多殺一個人,每每輕易地取一個人性命,他對生死的看法就會模糊一些。他殺的人越多,對生和死的分別也就越模糊。”

    馬浩洋點點頭:“因而才說殺人成癖,無法戒除。”

    “而且他腦袋是肯定有問題的。”司馬鳳轉頭問遲夜白,“他當時保護左肩上那個‘二弟’的動作,你覺得是裝出來的還是下意識的?”

    “下意識的。”遲夜白回答,“他的左眼因為受過傷,所以不太靈活。但只要他察覺左肩可能會被鞭打,他的左眼就會立刻眨動顫抖,并且開始縮肩。”

    馬浩洋呆了呆:他審訊的時候并未發現這樣的細節。“所以呢?”他連忙問。

    “人確實是許英殺的。但這位‘二弟’,也不代表就不存在。”司馬鳳指指自己的腦袋,“他活著呢,在許英的腦袋里,一直陪著他。”

    阿四一直在司馬鳳身后仔細地聽,此時又覺得白毛汗飆出來了。

    “‘二弟’是否指使他殺人,我們不確定。‘二弟’是否真的如他所說,是在保護許英,我們也不確定。但許英這樣自然的保護動作,至少說明了在他心里,自己左肩上是坐著一個小孩的。”司馬鳳說道,“這位‘二弟’是他自己捏造出來的,但絕對對他有很大的影響。”

    “所謂的‘二弟’指使殺人,不過是許英腦袋里另一個自己說的話罷。”馬浩洋終于也反應過來。

    “是的。”司馬鳳說,“許英患有殺人癖,且腦子不正常,這就是我的結論。但他不是傻子,他懂得怎樣最快、最狠地殺人,也懂得藏匿。這個人十分危險,一定要嚴加看管。接下來我們要做的,便是從他口里挖出那三十多條無主的命案。”

    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許英說話含糊,顛三倒四,裝瘋賣傻。馬浩洋這邊的人無力做好這件事,他便干脆委托司馬家去做了。司馬鳳對許英有莫大興趣,自然爽快地應承了下來,并承諾十日內會將完整的審訊卷宗交給馬浩洋。

    回程的路上,司馬鳳為感謝甘好,特地請他到青河最好的酒樓吃了一頓飯。

    此時雨仍舊未停,舉目盡是潮濕一片,樓上高高挑出的大紅燈盞映在水淋淋的墻上街上,化出一團團氤氳的紅色光團。

    甘好一口氣叫了幾個大葷菜,吃得滿嘴是油。他還要了兩瓶烈酒,司馬鳳還以為他打算和眾人分喝,結果全進了自己肚子。

    吃飽喝足,甘好的話也越來越多。

    和甘樂意自小就開始學習仵作不同,他游歷過許多地方。因為爹有了甘樂意這個弟子,對自己兒子四處浪蕩的行為也默默容忍了,甘好十幾歲時就在邊疆地帶跑了一圈,見識了諸多奇特草藥之后,他對制毒用毒產生了極大興趣,于是開始著力用心地鉆研。

    “樂意不行,樂意這人真的不行。”甘好夾了一大筷子燈影牛肉絲塞進口里,“他太死板,毫無趣味。你回家可以問問,他現在肯定還是個童男子,不識人間極樂的滋味。這個歲數還是童男,這輩子都沒救了。”

    桌上另外三人的臉色都很微妙。

    “甘先生這么說,你的紅顏知己看來是不少啊?”司馬鳳笑問道。

    “自然不少。”甘好笑著點點頭,“其中來頭最大的那個,可是當今圣上身邊的紅人,晏貴妃。”

    阿四:“嗯?誰?沒聽過。”

    同樣沒聽過的遲夜白露出一絲笑容,但很快就壓了下去,裝出認真的模樣聽甘好繼續吹牛皮。

    “晏貴妃?”司馬鳳隔著黑布揉揉眼睛,“就是那個什么海棠春生壓朱墻,半掩燈火映蒼苔?”

    “對呀!”甘好哈哈大笑,“你懂得可真多。”

    阿四:“什么呀!少爺,這又是什么故事?”

    “這兩句詩是皇帝寫給晏貴妃的,說的是兩人相遇的事情。”遲夜白笑道,“據說那年八月十五,晏貴妃因為思念家中爹娘,趁著夜深人靜,悄悄在宮中放了花燈祈福。當時晏貴妃還沒有位號,只是一個普通的秀女。那夜她身著海棠色的衣裙,身披雪色披風,手里是兩盞親手制作的精巧花燈。花燈流出不遠,被閑步的皇帝看到了,于是便拾了起來。”

    阿四聽得津津有味。

    “皇帝見花燈做得精細,上面的題字又纖巧秀麗,便來了興趣,只帶了一個侍衛,溯溪而上,去尋放花燈的人。晏貴妃那時正好提燈走過花園中的一面紅墻,燈火被雪白披風擋了一半,恰巧映出了晏貴妃白衣紅裙,還映亮了她腳下蒼綠色的青苔。皇帝見之心折,晏貴妃從此便受了冊封,享百般寵愛。”

    “那花燈可不是為她爹娘放的,是專門為我放的啊。”甘好連忙說,“真的,我與她有一段情。”

    司馬鳳哭笑不得:“你還真是不怕死啊甘先生。據說那兩盞燈一盞是為老人祈福,一盞是為九五之尊祈天地和壽,哪個跟你有關系了?”

    “那肯定是這個‘據說’不對嘛。”甘好說。

    阿四意猶未盡,插話道:“這晏貴妃很聰明啊。”

    司馬鳳眉毛一挑:“何出此言?”

    “大晚上的,要真是想悄悄放燈,何必故意走到御花園去放?”阿四說,“還有,何必故意穿著一件白得顯眼的披風,在黑夜里提燈行走?”

    甘好愣了,卻見司馬鳳和遲夜白都對阿四露出笑容。

    “哎喲,四啊……”司馬鳳眼上蒙著黑布,仍舊十分準確地捏住了阿四的臉,“你可以啊。”

    甘好見兩人打鬧在一起,遲夜白又默默坐在一旁數飯,不由得十分落寞。他掃了一眼周圍,發現酒樓上沒什么人,他們數人坐的這個位置更是僻靜。

    “司馬,遲當家,方才確實是我開了玩笑。”甘好臉色肅然,把聲音壓得極低,“我與晏貴妃沒有私情,反倒有一場交易。”

    司馬鳳認真聽了他的話,立刻擺手:“停,好了,這個我們不聽。”

    “你們應該聽。”甘好笑了笑,“這是一件怪事,我一直沒跟任何人說過。今日見你們如此認真地對待與自己毫無關系的案子,甘某愿相信你們。”

    “不行。甘先生,請不要說了。”司馬鳳拿起酒壺給他倒酒,“與朝廷相關的事情,知道多一點便危險一點……”

    “晏貴妃向我買過一種昂貴的媚藥。”甘好卻徑直說了下去,“那是在她入宮之前的事情。我對朝廷和后宮之事不熟悉,只是因為她出的錢多,我就為她調配了。她十分感激我,后來回家省親的時候還特地托人來向我致謝。”

    司馬鳳長嘆一聲:“小白,阿四,捂住耳朵。”

    “晏貴妃不是壞人,只是想上位而已。我要說的也不是皇家深宮的事情,而是另一件與我有關的事情。”甘好頓了頓,悄聲道,“我以為自己只是一個逍遙的制毒之人,但其實我早就被朝廷盯上了。晏貴妃借著致謝的機會,向我悄悄傳遞了一個消息。”

    司馬鳳和遲夜白都來了興趣。

    “那消息說得不夠清楚:朝廷的人要找我購買一些奇毒的藥方。”他繼續說道,“晏貴妃只是偷聽到的,并不知道這毒會用在什么人身上。但她卻聽到了一句古怪之極的話。”

    “什么……?”連阿四也莫名緊張起來。

    “皇帝跟手下的人說,孩子都那么小,注意點兒,別弄死了。”

    司馬鳳緩緩坐直,雙臂在胸前交叉,沒有說話。

    甘好的聲音這才稍稍恢復正常。

    “我當天夜里就逃走了。司馬家主所中的三寸蛇之毒,就是我贈給賀三笑的。她也是一個好毒之人,我們頗有惺惺相惜之感。”甘好攤手道,“但,誰能料到我居然還要自己解這個毒呢?”

    “你只給了賀三笑一個人?”

    “是的。三寸蛇的毒一旦離開西北的戈壁就很難制成,我身上存留的不多,而且難得遇到投緣之人,自然只給了她。”甘好比劃道,“我將藥粉制作成兩顆耳環大小的綠玉,說實在話,確實很漂亮,是我送給女人的所有禮物之中,最好看也最毒的一種。”

    遲夜白看了看司馬鳳,司馬鳳點點頭,表示聽到了甘好的話。

    如果三寸蛇只贈給賀三笑,那么宋悲言說自己曾在文玄舟手上看到過三寸蛇的毒,也就說明,賀三笑把它轉贈給了文玄舟。

    兩人的關系這么好?遲夜白心想。

    吃喝完畢,結賬的時候司馬鳳發現自己一時爽快許了請客吃飯的海口,然而卻沒帶錢袋。阿四身上錢不夠,遲夜白掏出了身上所有錢幣都不夠付賬,而甘好在一旁冷靜地剔牙,全無出手相助之意。“不是你請客嗎?”他反而笑著對司馬鳳說,“司馬家主的氣勢不夠啊,不夠。”

    遲夜白最后只得悲憤地用鷹哨喚來鷹貝舍的鷹,再讓鷹回到青河分舍去向分舍的頭領要錢。

    他從未有過這般丟臉的時候,回去的一路臉色都不好。

    司馬鳳一路上沒說什么話,直到進了甘好的小院子才開口:“小白,你等等,我有事情同你講。”

    “明天再說。”遲夜白不悅道。

    “是和文玄舟有關的事情。”司馬鳳緊接著說,“爹告訴我的。”

    遲夜白終于停下,吸了兩口氣之后轉身走回司馬鳳身邊:“快點兒說!”

    阿四幫甘好打掃完肉鋪再回來,看到自家少爺一個人站在院子里看月亮。

    但他瞎了,又蒙著布條,是什么都看不見的。

    “少爺,睡覺了么?還是再給你念念書?”阿四問他,“遲少爺呢?你們談完啦?”

    “談完了,睡吧。”司馬鳳說完,轉身慢吞吞走回去。

    他神情低落,似有重重心事。阿四湊過去小心地問:“少爺,你跟遲當家又吵架了么?”

    “沒有。”司馬鳳欲言又止。

    阿四幫他脫了外衣和鞋子,肩膀突然一疼:是被司馬鳳狠狠抓住了。

    阿四:“少爺???”

    司馬鳳的神情異常凝重。

    “阿四,今天甘好說的那些事情,他和晏貴妃什么的,你統統都要忘記。”司馬鳳說,“尤其是皇帝那句。”

    阿四眨眨眼,點點頭:“少爺,我已經都忘記啦。”

    司馬鳳搓搓他腦袋,哼了一聲。阿四乖乖給他打水洗腳,心里卻不斷地回憶著甘好的話。

    他出門倒水,看到遲夜白坐在隔壁院子的屋頂上。他沖遲夜白做了個手勢,意思是少爺已經睡下了。遲夜白點點頭,很快跳了回去。

    阿四不知道該不該告訴司馬鳳,這幾夜細雨連綿,遲夜白卻每夜都在等著他入睡了自己才回去。

    夜色愈加濃重了,雨勢漸漸減弱,只有樹葉上凝落下來的水滴仍舊沉重清晰。

    遲夜白獨自坐在房中,在死水一般的寂靜里,慢慢閉上了眼睛。

    回到那個巨大的、空曠的房間,他站在書架和書架之間的窄道里,看著房間盡頭的司馬鳳。

    司馬鳳舉起蓮花燈,沖他喊了一個無聲的詞。

    “別怕!”

    遲夜白點點頭。他發現自己又變成了一個小孩,手腕細瘦,雙腿不斷地打顫。

    他站在原地不動,試圖讀懂自己身后那片蓮花燈無法照透的黑暗,試圖跟自己身后的那個人說話。

    幼時教導自己的先生就是文玄舟,這件事確實令遲夜白驚愕。

    司馬鳳對他坦白了,但他沒辦法告訴司馬鳳,在自己的記憶里,在自己學來的分類存放所有記憶的房間里,文玄舟從來沒有離開過。

    他一直存在著。

    這房間是他教遲夜白制造的,所以他有能力把自己留在遲夜白的記憶里。

    書冊震動著,凄厲的人聲在木頭和木頭的縫隙中鉆出來。

    一雙手沉沉壓在他肩上。

    遲夜白顫抖著抬頭,只能看到如煙如霧的黑暗,正朝自己壓下來。

    “別怕。”身后的人笑著說。

    他怕,非常怕。身后站著的人挾帶的不是死亡,不是災厄,是更令人恐怖的東西。

    那人的左手伸到他脖子上,溫柔而細致地撫摸著他。

    他左手有一只鐲子,冰涼溫潤。這是遲夜白對文玄舟的印象,是除了聲音之外的一些稀薄印象。

    那只手也是冰涼的。手指纖長,骨節突出,手勢卻又極為細膩耐心,緩慢地撫摸過他的皮膚,令人戰栗。

    “你知道我是誰了對嗎?”那人笑著問。

    遲夜白說不出話。

    他扼住了自己。

    “你必須記住我。”文玄舟低低地說,“記住我說的話。”

    遲夜白混亂地點頭,他快要喘不過氣了。

    “小白!”司馬鳳在遠處提著燈,開始往他這邊跑過來。

    ——別過來……這個人太危險!

    他喊不出聲音,文玄舟的手指越收越緊。

    “等你長大了,你一定要來找我。”文玄舟貼著他的耳朵說,“我需要你。你太神奇了,遲少爺……我非常、非常需要你。”

    他笑著展開遲夜白的手,在他掌心一筆筆地寫字。

    遲夜白在幾近窒息的恐懼中,居然仍能夠分辨出這人寫了什么。

    冥夜懷思,踽踽不滅。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彩色三角闯关
游戏网赚平台 成都麻将血战技巧 捕鸟达人下载 三多棋牌下载地址? 澳洲幸运5群代理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永利棋牌技巧 黑龙江十一选五最新开奖信息 好运经纪人 福彩15选5走势图表 2020年开记录开奖结果 白城棋牌游戏 深圳风采中奖条件 世界杯比分盘口 股票期货开盘 遇乐棋牌大厅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