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尋兇策 > 第57章 蛇人(8)

第57章 蛇人(8)

    司馬鳳奇道:“可能是什么東西?”

    “這個說不準啊。”甘樂意說,“沒了手腳啊,多了手腳啊;或是被人□□了啊,肚子破開里面塞了別的東西啊……”

    阿甲阿乙皺眉:“甘仵作平時就搗鼓這些玩意兒?”

    宋悲言:“嗯,我也跟著見過幾次。”

    阿甲阿乙震驚地看著他,不動聲色地挪開兩寸,離他遠了一點兒。

    只是第二日,還未等到司馬鳳開始行動,卓永的尸體就被發現了。

    棄尸的地方在城北,距離卓永最后一次被發現的城東很遠。經過仵作的簡單檢驗之后,尸體被運回了了義莊。義莊的仵作與少意盟的人認識,之前少意盟大張旗鼓找卓永的時候,他曾看過卓永的畫像,于是一眼就認了出來。

    也虧得這個仵作眼神銳利,卓永一側眼睛已毀,手腳骨頭盡折,臉被毆打得青一塊紫一塊,頸脖被割傷,傷口已開始化膿,渾身上下竟無一處完好,全是傷痕。連捕快也皺起了眉頭:“這和之前的謝公子不是一模一樣么?”

    同伴連忙制止了他的話,那捕快便咬斷了話頭,不再提起。

    這句話卻被仵作聽了進去。

    十方城有兩個仵作,一個年老,一個年輕。年老的那位算是他的師父,之前謝公子殞命一案便是他師父去驗的。仵作跟少意盟人提起卓永之事時,順便也將這句話捎帶了過去。

    李亦瑾立刻率人去把卓永的尸體領了回來。少意盟與十方城官府的關系在最近一年間變得稍有些復雜:一年前的大火中,十方城與少意盟都損失慘重,但少意盟之后順利拿下辛家堡的地皮,并改建成永安港,占據了郁瀾江上下游兩處極重要的港口位置,聲望與財勢都大大增加。十方城官府自此開始對少意盟多了幾分忌憚之意。這次去取回尸體,李亦瑾頗花了些力氣和時間。

    甘樂意和司馬鳳在少意盟里等了一天,將近傍晚時分,總算把人等回來了。

    李亦瑾讓少意盟的人都退了下去,甚至連阿甲和阿乙也不能留在原地。他親自將裹尸的草席打開,讓甘樂意等人察看尸體的狀況。

    “……”甘樂意目瞪口呆,半晌才說得出話,“這么慘?”

    宋悲言站在他身后,看清尸體狀況后倒吸一口冷氣。

    和謝安康兒子一樣,卓永的手腳被重勁折斷,骨頭都碎了。為了能將人塞入狹小的水溝,兇手將他的頸骨和腰骨也弄斷幾截,卓永的雙手緊貼在身側,雙腿筆直,緊緊地縮成一個長條,全無正常的人形。他一只眼睛似是被重拳打碎后挖去,臉面腫脹不堪,兩個耳朵都撕裂了,血塊凝在傷口處,已經變黑。甘樂意臉色凝重,戴上手套后,將側躺的卓永翻了過來,令他躺正。

    “頸部被抓破,喉嚨受損。”甘樂意小心地拿起刀子,察看傷口,“傷成這種程度,是說不出話的。”

    他繼續往下看。卓永的胸前及腹部有幾道刀痕,不深,但每一道都粗糙凌亂。

    “折磨他的人反復用刀子加深傷口,也許是同一時刻造成的,也許不是。”

    腹部的傷口延伸至下身。卓永□□同樣被嚴重損毀,甘樂意忍不住緊緊皺起了眉頭。

    “他和別人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嗎?”他低聲問道,“折磨成這樣,非常人可忍受。”

    “之前我們查過一遍了,沒有。”李亦瑾啞聲說,“卓永雖然年輕,但性情不錯,少意盟中朋友不少,也沒有錢銀之類的糾紛,從未聽過他與人結過什么仇。”

    司馬鳳接口道:“之前聽你說他在春煙樓有相好的女子?是否因為與別的客人爭搶,鬧出了什么風波?”

    “這也沒聽過。”李亦瑾回答,“我們去春煙樓問過幾次了。他出手算大方,待人也有禮。”

    司馬鳳還要說什么,蹲在地上檢查尸體的甘樂意抬起頭來問:“除了春煙樓,卓永是否還有別的……尋樂的去處?”

    “什么意思?”

    甘樂意欲言又止,期期艾艾。

    “卓永……是否有龍陽之癖?”

    這一日凌晨時分,鷹貝舍的鷹棚里,有一只鷹從十方城飛了回來。它腿上信筒里的信件立刻被取下,弟子先交到慕容海那里,再由慕容海交到遲夜白手中。

    但慕容海去找遲夜白的時候,才發現他不在自己房中,也不在鷹貝舍的任何一個地方。慕容海想到與他見的最后一面,心知不妙,立刻去找遲星劍。

    當得知地庫門一直無法打開、遲夜白已經在地庫中呆了一天一夜,遲星劍夫婦吃驚得臉色大變。

    為防止出現意外情況,地庫的門由內反鎖之后仍舊可以從外部打開,但只有遲星劍持有開啟的鑰匙,且一旦打開,地庫大門的所有機關將全部失效,需要重新鑄造。在鑄造完成之前,地庫大門只是一面普通的沉重大門,沒有任何防衛的功能。夫婦二人生怕遲夜白出事,無暇顧及這個后果,迅速找出鑰匙奔向地庫。

    通往地下的二十多級臺階還未走完,地庫的門便輕響著,緩慢打開了。

    英索跳下臺階,撲過去抱著遲夜白:“你瘋了么!”

    遲夜白渾身都是汗,臉色慘白,但精神尚可。他低聲對英索說了句對不住,隨即抬頭看著遲星劍。遲星劍心中長嘆,知道他已經進入密室,且已經看完了密室中存放的所有內容。

    “先回去吧。”遲星劍轉頭道,“慕容,你手頭的事情先放一放,我來處理,”

    慕容海應了,上前去關閉了地庫。

    英索牽著遲夜白的手,發現他雖然神情基本如常,手掌卻不由自主地輕顫。地庫那個被嚴密關閉起來的密室中放了什么,實際上連英索也不完全清楚。神鷹營的資料一早就存在地庫里了,那時候她還未嫁給遲星劍,遲夜白也還未出生。她和遲星劍共同行動,四處搜集神鷹營的相關情報,但隨后不知出了什么事情,遲星劍再不允許她翻閱資料,且將所有書冊盡數封藏。英索只曉得那是很不好的東西,好幾年間,遲星劍夜不成眠,好不容易睡著了,也常常在夢中驚醒。

    幾年后,早慧的遲夜白開始在地庫中閱讀鷹貝舍存放的資料。當時密室尚未有這么嚴密的暗鎖,遲夜白懷著好奇心,嘗試著去打開密室,最后終于開啟了存放神鷹營資料的小房間。

    英索每每想到當時的情況,仍舊忍不住心有余悸。

    她緊緊攥著遲夜白的手腕,將他帶回了自己房間,命他立刻休息,不得起來。

    遲夜白解了衣服,臉上露出一絲笑:“娘,你回去吧。我一下看了太多東西,還要稍稍在心里整理。要不你給我弄一些安神的湯水過來。”

    “不行,我要看著你睡著。”英索不由分說地將他按在床上,“你是想騙我走,然后自己繼續做事,對不對?”

    遲夜白只好仍由她幫自己抖擻被子,拆了頭發。

    英索拿起他那根綠松石骨簪的時候,突地一愣。遲夜白此刻腦中確實混沌不清,等看到他娘親一臉驚愕地擰開骨簪,才意識到不好:“娘!”

    翠色石頭咔地裂開,里面空空如也。

    “……藥呢!”英索又驚又怒,“那顆藥呢!”

    遲夜白不敢說實話,只好模模糊糊回答:“拿去救人了。”

    英索氣急,半天才頹然坐在床邊,重重把骨簪塞回遲夜白手中。

    “是給司馬那孩子了么?”

    遲夜白不出聲,算是默認了。

    “兒子啊……”英索又是無奈,又是心疼,“你蠢死了!”

    “當時事態十分嚴重,我若是不拿出這藥,他會死的。”

    “那顆藥有多珍貴,你不會不知道。”英索打了他手背一掌,“你給他了,你以后出事的時候怎么辦!他能給你一模一樣的藥丸子嗎?他拿什么救你?他那時候在哪里?他能救你嗎?”

    “我沒想那么多。”遲夜白疲倦地低聲道,“別計較這些了。”

    英索連嘆幾口氣才將心中郁悶紓解幾分。

    “我知道你心善,知道你看重他,也曉得你們情同兄弟。”她將遲夜白鬢角頭發撥到耳后,“可我愿你多自私一些,多為自己想一想。為人父母,不求別的,只愿你平平安安。”

    遲夜白無話可說,默默點頭。

    英索讓他立刻躺下,閉目休息。等他呼吸均勻了,她才悄悄起身離開房間,去為他準備早飯。只是她腳步聲消失于拐角處時,遲夜白便慢慢睜開了眼。

    不過是閉目片刻,他已渾身大汗淋漓,內息不穩。只要閉上眼睛,書冊中的文字便全都躍到眼前,張牙舞爪。

    他無心整理,也無法將它們歸入“房間”內。起身在床上坐了半個時辰,遲夜白便穿衣束發,趁著夜色悄悄溜出門。

    密室之中所記載的神鷹營和神鷹策,是他和司馬鳳從未見過想過的東西。他必須立刻告知司馬鳳這一切。

    但為免遭到阻攔,他甚至沒有騎自己的馬,而是展開輕功,一路奔向蓬陽城。蓬陽城門剛剛開啟,他就進城了,還未走到司馬鳳家中,便見到阿四拎著一堆東西經過。

    “阿四。”遲夜白跟他打了個招呼,“你少爺起來了沒有?”

    “少爺帶著甘令史和小宋去少意盟了。”阿四說,“林盟主沒告訴你么?”

    遲夜白想了想,竟一時想不起林少意說過這些事沒有。他十分疲憊,但不能停下,立刻跟阿四借了一匹馬。

    “你騎少爺的馬去吧,它很親你。”

    “你怎么沒跟著去?”遲夜白問他。

    問及傷心事,阿四懊惱萬分:“我做錯了一些事情,少爺不喜歡我,不想帶我出門了。”

    “哦。”遲夜白點點頭,快速上馬。

    想從遲夜白那里得到安慰是不可能的。阿四只好默默目送他離開。

    出城的時候,遲夜白還碰到了邊疆。邊疆滿頭是汗,看到遲夜白連忙奔過來:“遲當家,有些事情想委托鷹貝舍……”

    “不用找我,去找蓬陽分舍即可。”遲夜白匆匆道,“我現在要去少意盟。”

    邊疆已從阿四那里知道甘樂意和宋悲言都去了少意盟,聞言連忙道:“幫我問候甘令史!我等他回來,再跟他學手藝。”

    遲夜白有些頭暈,臉色很糟糕,邊疆見他這樣,忍不住又多說了一句:“遲當家,你看上去不太好,先在這兒歇一歇吧?”

    “多謝,不必了。”遲夜白沖他拱拱手,“我會把你的話帶到。再會。”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彩色三角闯关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 浙江20选5基本走 手机炒股流量 捕鱼来了黄金弹头出售 欢乐来斗牛棋牌 手机北京麻将下载 31选7奖底 天津快乐十分 欢乐麻将新手怎么玩 今天涨停的股票公式 2019正版平特一肖图 大众版单机麻将 重庆快乐十分计划 广东好彩1预测分析 快乐赛车 篮球比分最快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