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絕代名師 > 章節目錄 第204章 豐厚獎勵,一夜暴富

章節目錄 第204章 豐厚獎勵,一夜暴富

    白鳥真人是偶然得到這枚留音石的,因為不知道真假,再加上他人販子的身份,目前過的很逍遙。

    吃香的,喝辣的,還有女人玩,所以白鳥真人對邪王的寶藏也不是很上心,就打算什么時候東窗事發了,逃去黑暗大陸,順便找找寶藏。

    只是沒想到,因為綁架了鹿芷若,得罪了孫默,被人殺上門來,連老巢都端了。

    除了留音石,小木箱中還有一些珠寶玉器,都是相當的值錢的稀罕貨。

    這些東西,是白鳥真人準備跑路的時候帶上的,畢竟黃金太沉了。

    “我大致算了一下,這些東西,大概價值一百萬兩左右。”

    李子柒沒把白鳥名劍和丹藥算在其中,不然數額會更高。

    “這么多?”

    贏百舞聽得流口水,然后她發現了,除了自己,其他人都是一副淡定的表情,喂喂,那可是一百萬兩呀,為什么你們不激動?

    “孫默?孫默?”

    安心慧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孫默有些意外,剛回到上面放白銀的那一層,就看到安心慧火急火燎的沖了進來。

    “你沒事吧?”

    安心慧上下打量孫默,看到他身上有血,心臟咯噔一跳。

    “都是別人的血。”

    孫默輕笑,雖然這么說,但是他的肩胛骨還是被那個鬼頭大刀砸傷了,不過休息半個月就好了。

    “你太莽撞了,為什么不通知我?”

    安心慧埋怨。

    單槍匹馬殺入人販子的老巢,你以為你是傳奇境的巨頭嗎?這膽子真是肥上天了。

    當然,安心慧除了生氣和抱怨,還有一種自責,孫默已經不把自己當做自己人了。

    要知道以前,他遇到了什么事情,都要找自己商量的。

    這代表著兩個人之間的疏遠。

    “我也不確定,就不麻煩你了。”

    孫默當時心急救人,而且內心中也的確沒把安心慧當做可以依靠的人。

    “我們之間還用說麻煩?”

    安心慧抱怨。

    “怎么辦?咱們是不是要離開呀?”

    鹿芷若小聲詢問,圍觀老師吵架似乎不太好吖。

    李子柒裝作沒聽見,她才不走呢,萬一兩個人要是打起來,老師肯定不好意思動手,到時候自己就可以幫忙了。

    不然老師會吃虧的。

    不行,壓根就不能讓他們打起來,于是李子柒把這里發生的事情,撿重點說了一遍。

    “人販子?周遠志?”

    聽過后,安心慧的臉色便浮現起了怒容,氣的手都在抖了,這種人渣,人人得而誅之。

    “孫默,你先帶學生們回學校,這里的事情交給我來處理。”

    安心慧的聲音,斬釘截鐵,別看年紀不大,卻很有名校校長的威嚴和擔當。

    “我做的事,我自己擔。”

    孫默知道這件事情,很棘手,宰了周永也就算了,畢竟是人販子家族,但是殺了李璨,李子興絕對會暴怒的。

    “孫默,不要意氣用事。”

    安心慧勸說。

    孫默擺了擺手,懶得在這件事上爭執。

    安心慧無奈,不過看著孫默,卻是非常欣賞了,這是一個有擔當,有魄力,又有勇氣的男人。

    試問普通人,誰敢為了學生做到這種地步?誰又敢為了正義,誅殺一位身份尊貴的小王爺?

    叮!

    來自安心慧的好感度+,友善(320/1000)。

    安心慧不喜歡求人,不過為了保住孫默,這一次怕是要動用爺爺留下的人脈了。

    “那個……金庫這些錢,要不要先運走呀?”

    贏百舞還是擔心被官兵搶去了。

    “我說了,沒關系的。”

    李子柒扶額,相信我這個大師姐一次呀。

    安心慧直接出了金庫,去交代手下辦事,比起這些錢,懲治周家,不讓李子興找孫默麻煩更重要。

    看到這一幕,孫默對安心慧的印象好了一些,要知道她現在可是非常缺錢的,但是到了重要關頭,錢被她放在了第二位。

    “周永和李璨呢?帶我去看一下!”

    安心慧吩咐。

    地牢中,看到孫默一行下來,澹臺語堂笑了:“怎么?官兵快來了?”

    眾人沒回答,而是看向了后面的兩個人渣,此時的他們,奄奄一息,因為承受了極大的痛苦,五官扭曲,身體還不時的抽搐一下。

    “不是說要按照那兩個被虐待的女人的傷勢,給他們來三遍嗎?你這明顯沒盡力呀!”

    軒轅破不滿,就算是只知道打架的戰斗鬼,都不爽這些人販子了。

    “呵呵,你要不要試試?”

    澹臺語堂調侃,這兩個人渣外傷看不出多少,但是內臟全毀了,而且受到的痛苦絕對和凌遲一個級別。

    周永的眼睛,看向了安心慧,想呼救,可是什么聲音也發不出來,至于李璨,已經精神崩潰了,歪著腦袋,嘴角留著口水,像瀕死的鯰魚一樣抽搐著。

    “別掙扎了,你們死定了,慢慢體會走向死亡的過程吧!”

    澹臺語堂微笑。

    如果有什么比死亡還難受?那就是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在劇痛中,走向死亡,失禁,失血,痙攣,頭暈目眩,各種臟器疼痛……

    澹臺語堂利用藥物,讓這兩個人渣全都感受了一遍。

    除了肉體,還有精神上的折磨。

    安心慧看了一下,就離開了,出了地牢,她的神色有些凝重,殺死人渣,她不反對,但是孫默有這種變態徒弟,是會對他的名師生涯有影響的。

    “哎,孫默怎么收了一個變態呀?”

    安心慧郁悶。

    如果是普通人報案,官府的兵馬可能來的還要慢一些,但是三角眼拿的是李子柒的金色小腰牌。

    堂堂的金陵刺史大人看到后,連官服都顧不上穿,直接點齊兵馬就殺過來了。

    足足一千騎兵,將三清觀圍了個水泄不通,之后還有三千府兵,在趕來的路上。

    因為是步兵,所以比較慢。

    “殿下?殿下?”

    刺史大人騎著駿馬,狂奔到道觀前,不等戰馬停穩,就跳了下來,往道觀里沖。

    “于刺史,不要喊,我在這里。”

    李子柒就怕出現這種情況,所以在聽到任老狼說官兵出現的時候,就來門口等了。

    “殿……”

    于刺史一撩長袍,就要行禮。

    “免了!免了!”

    李子柒擔心的回頭看了一眼,可千萬不能讓老師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呀,她擔心老師會因為自己的身份,出現隔閡,不再這么融洽。

    能做到刺史這種官位,哪個不是人精?于刺史立刻表示明白,而且不著痕跡的打量了李子柒幾眼,看到她沒出事后,一顆懸著的心就放下了

    只要殿下沒事,死多少人都不叫事。

    李子柒和刺史不太熟,不知道他的人品如何,雖然聽說官風不錯,但是為了安全起見,賬本還是交給鄭清方爺爺吧,那是一位兩朝老臣,深受兩位皇帝信任,如果不是他的身體不行了,鄭清方依舊還能穩穩地坐在宰相的位子上。

    官兵們進駐了三清觀,開始搜查,溫柔的就像小媳婦回娘家,這要是擱在平時,早把道觀掀個底朝天了。

    所有搜查出來的財貨,官兵們已經得到了上面的交代,權當沒看到。

    于刺史多大的官了,從哪兒不能撈錢?別說看不上這上幾十萬兩,就是看得上,此時也不敢動呀!

    你讓殿下回宮里一說,自己這官帽還要不要了?

    不過很快,于刺史就開始頭疼了,小王爺死了,這就麻煩了,誰不知道李子興在金陵地面上能量極大。

    就在于刺史糾結著該怎么辦的時候,鄭清方來了。

    “鄭相!”

    于刺史趕緊拜見。

    “不要這么稱呼,我已經致仕了。”

    鄭清方提醒。

    “鄭相自謙了。”

    于刺史的恭敬,是一分都沒有少,他本來還打算寒暄一番,可是鄭清方沒有半點興趣。

    “孫默?孫默?你在哪?沒事吧?”

    鄭清方老爺子在管家老仆的攙扶下,進了道觀。

    “鄭叔,你怎么來了?”孫默趕緊迎了上來:“你的身體還沒好呢,不能隨便走動。”

    “事情這么大,我能不來嗎?你沒事吧?學生找到了?”

    鄭清方看到了李子柒,瞪了她一眼,埋怨她以身犯險。

    消息是李子柒讓任老狼的人送的。

    “找到了,多謝鄭叔掛念!”孫默把鹿芷若喊了過來:“來,給鄭爺爺道謝,為了你,你鄭爺爺可是大動干戈了。”

    “鄭爺爺,對不起,讓您操心了!”

    鹿芷若鞠躬。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看到呆萌可愛的木瓜娘,鄭清方心中滿是喜愛,也對人販子更痛恨了。

    于刺史站在旁邊,目瞪口呆,這個小子是誰?原本以為鄭相來此地,是為了殿下,可現在看來,擺明了不是。

    當然不是了,誰敢對李子柒動粗?但是對孫默,就不好說了。

    “鄭爺爺,我和你說,那個周遠志是大惡人。”

    李子柒抱住了鄭清方的胳膊,開始告狀,竹筒倒豆子一般全說了。

    越聽,鄭清方的臉色越憤怒,最后更是罵了起來:“人渣!敗類!”

    等看過賬本,又審問了幾個這個組織的頭目俘虜后,鄭清方直接吩咐:“于刺史,派兵,抄家,捉拿周遠志。”

    “遵命!”

    于刺史樂了,臥槽,抄金陵一個排名前十巨富的豪宅呀,這得賺多少?當然,大頭肯定是要給……

    嗯,鄭相為人高潔,肯定不要,李子柒也不會收,嘖,不好辦呀!

    “老師,你覺得如何?”

    李子柒看向了孫默,笑得很甜,她知道老師想給那些被拐賣的女孩們出氣。

    “全賴鄭相定奪!”

    孫默沒有意見。

    “什么?老師?誰的?殿下的?不會吧?”

    于刺史又驚了,不過看著殿下對孫默的態度很親密,又恭敬,他突然覺得,還是把抄家的大頭給了這位老師。

    巨富的家產,古董字畫加上金銀珠寶,保底也能超出個一百萬兩來。

    不過以什么名義呢?

    “鄭老!”

    安心慧過來拜見了:“于刺史!”

    “嗯,你的未婚夫,做的很不錯呀!”

    鄭清方知道安心慧那些名聲,擔心她看不起孫默,所以故意說了這么一句,是夸獎,也算是警告。

    我這種大佬承認的婚約,你如果想毀約,哼哼,那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未婚夫?”

    于刺史又驚了,安心慧名氣那么大,在金陵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沒想到這個美人校長已經有未婚夫了?

    很好,這下給錢的借口也有了,就捐贈給中州學府吧,不過他會告訴安心慧,這筆錢捐贈的原因,是因為孫老師不畏危險,孤身深入敵巢,拯救被拐賣的少女。

    不對,不能孤身,要把殿下的名字也進去。

    由此可見,于刺史能坐到這個位子,還是很懂為官之道的。

    “回去休息吧,接下來的事情,我來處理。”

    鄭清方拍了拍孫默的肩膀:“天大的事情塌下來,也由我頂著。”

    于刺史聽到這話,又驚了,這個孫老師不會是鄭相的私生子吧?不然為什么對他這么好?

    李子興的兒子死了,人家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可是鄭清方橫插一杠后,李子興想報復,也沒那么容易了。

    只是鄭相,這事對你沒好處呀,要不是私生子,犯得著這么賣力?

    就在于刺史的胡思亂想中,孫默已經有了一百萬兩進賬,可他還不知道。

    鄭清方親自留下來,處理這里的事情。

    孫默、六位學生,以及安心慧,上了鄭清方的馬車,被送往學校。

    被解救的亢奮過去后,鹿芷若也累了,靠著孫默的胳膊,一根腳指頭都不想動,畢竟這兩天,她擔心受怕,精神也早就疲倦了。

    孫默摸了摸木瓜娘的頭。

    “對不起,讓老師費心了。”

    鹿芷若道歉,像家養的小奶貓,蹭了蹭孫默的胳膊。

    “沒事就好,以后多長個心眼!”

    孫默笑了,等安撫著吉祥物睡著后,他取了因為戚勝甲聲望過千得到的黃金寶箱,打開了。

    一陣光芒閃過,留下了一本氤氳著金色的技能書!

    叮!

    “恭喜你獲得植物大百科學識分支,黑暗大陸草本植物一百種,熟練度,專精級。”

    技能書?

    孫默樂了,想起上一次的經驗,立刻開始在腦海中背誦,準備熟記后,提升到大師級。

    只是剛背了幾個,就被系統的提示聲打斷了。

    叮!

    “恭喜你,因為與李子柒的聲望關系提升到尊敬,特此獎勵黃金寶箱一個。”

    一個金燦燦的大寶箱,掉落在了孫默眼前。<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彩色三角闯关
心悦麻将苹果版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查 免费下载河北麻将 黄大仙资料大全2019 津乐天津麻将技巧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黑龙江36选开奖后果 35选7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 3d预测天齐网 足球即时指数是什么 怎么样网上赚钱 江西兜趣麻将赣州冲关 玩幸运飞艇有什么技巧 理财平台排名2017 五分彩骗局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