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道友请慢走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脱险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脱险

    “无心!”

    不远处!龚萱、廖子平被三名武者纠缠着,难以脱身,看到刃无心被打伤,两人急切大叫,猛烈攻击,想要冲过来,却被那三人试试缠住。

    “不自量力!”

    轻蔑一笑,看着刃无心爬起来,靠坐在一块大石上,青年似乎不急着攻击,就那么站在一根粗树杈上,双手背在身后,俯视着刃无心。

    大口呼吸着,刃无心平静?#30446;?#30528;那先天境青年:“虽然已经半只脚迈入先天境,果然还是差的太多啊,这?#19968;?#24212;该是先天境二三品,在先天境之内,算是很初级的程度,不过依旧不是现在的我能够对付的。”

    苦涩一笑,刃无心试着调动内息,为自己疗伤。

    这一动作,刃无心痛的呲牙咧嘴的:“唔!怕是断了好几根肋骨,这混蛋下手好狠。”

    紧咬牙关,刃无心摆好架势,做出盘腿打坐状,一运转内息,就呜哇惨叫一声,往外吐血:“不行!丹田遭受重击,暂时没办法运行内息。”

    抬手拭去嘴角鲜血,刃无心抬头朝树上青年看去,见对方正用戏谑的目光?#27492;骸?#22079;嘿!还想站起来和我动手?你办得到吗?我等着你。”

    说着!青年双手拢在身前,就那么靠在了树干上,大树随着夜风轻摇着,那青年也随着摇晃。

    “你们三个还真是没用,三个打两个,人数?#38505;?#20102;优势,居然还打的这?#27492;?#25163;缩脚,都是废物,给你们一刻钟,拿下他们,做不到,?#19968;?#20986;手拿人,至?#35857;?#36133;的后果,我想不需要我多说。”

    有了先天境青年的警告,龚萱廖子平那里的战斗,一下变得激烈,之前!那三名武者虽?#24187;?#26377;留手,但多少留有余力,现在!他们不得不为了自己的命运,陷入疯狂。

    “该死的!你们三个疯了吗?用这种以命搏命的打法。”

    遭到对方一记重拳,廖子平不得已抽回洞穿敌方另一人腹部的手,嘴角渗出血来,脸色很不好看。

    龚萱挥手?#24187;?#33647;丸丢入廖子平嘴里,大喝一声:“他们要拼命,就陪他们拼命,我们要速战速决,无心那里需要我?#21069;?#24537;,快!”

    知道此时不是抱怨的时候,廖子平身上气势一盛,整个人变得如出鞘利剑,杀气惊人:“和我这血影楼杀手拼命,你们找错了对象。”

    听到廖子平说出这话,那名靠在树上的先天境青年面色明显变化了一下:“血影楼杀手是吗?果然你们两个也留不得,留下来也是麻烦。”

    这一刻!青年对龚萱廖子平也有了杀心,他对着三个找来的随从,下了新命令:“杀了他们。”

    正绞尽脑汁,忍受疼痛,要恢复过来的刃无心,听到这满是杀意的命令,他心头更急:“可恶、可恶,还是不行,不!我不可以放弃,给?#20197;?#36716;啊。”

    似乎是听到了他在心底的呐喊,一缕缕热流忽的从各处筋脉蹿出,直入丹田,压根就不给刃无心反应的机会,?#20154;?#21453;应过来时,猛然惊喜过望:“这、这是怎么一回?#25314;?#25105;的伤势,居然恢复的这么快。”

    没错!只是短短几息之间,在数不清的神秘热流的帮助下,刃无心的伤势以惊?#35828;?#36895;?#28982;?#22797;着,?#20154;?#20302;声叫出来时,少年发觉自己身上的疼痛已经很微弱,而刚才流转不畅的内息?#19981;?#22797;了,只是还些微阻滞,像是伤势还没完全恢复的缘故。

    刃无心身上的变化,几丈开外的青年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这或许是因为他压根就没把刃无心放在眼里,不认为刃无心能这么快恢复。

    啊!

    一声惨叫忽的打破这片山地的平静,与龚萱他们打出真火的一个?#24515;?#27494;者,突然遭遇安袭,被一道不知道从何处飞来的暗器打穿肩胛骨。

    “是无心!”

    和刃无心有过很多次配合的龚萱,瞬间抓住这个战绩,乘着?#24515;?#27494;者惨呼身体前倾的短暂间隙,一剑洞穿对方眉心,要了他的命。

    树上的青年,显然也没有料到,躺靠在树上的刃无心这么快就能发出攻击,听到惨叫的那一刻,他就反应了过来,但他并没有出手阻拦,可以说是亲眼看着找来的手下被杀死。

    双眼微眯,青年看向刃无心:“有意思!居然恢复的这么快,看来是我看走?#25628;郟?#23567;子!你手上是不是有高品质的灵药,献?#20384;矗?#39286;你不死。”

    说着话!青年就出手了,他朝着刃无心飞扑过去,目标是少年腰间挂着的几个皮袋。

    哧!刃无心忽的一跃而起,身影随风,抢先一?#21073;?#20174;先天境高手手下脱走。

    “快!我们走。”

    抓出几个黑色小球,刃无?#30446;?#20063;不看,往身后一扔,就腾飞到龚萱他们的战团当中,快攻几下,击退剩下的两个武者,拉起两个同伴,就向山上疾飞而去。

    轰轰几声爆响,就像是在这片山林炸响了几记响雷,震耳欲聋的响动,震落山上好些石头,滚下山去,又是一片砰砰大响。

    “混蛋!以为?#35813;?#23545;付凡俗间武者的轰天雷,就能拦住我?你们三个逃不掉,我要扒?#22235;?#20204;的皮。”

    等青年?#21451;?#23576;中冲出来,哪里还能看到刃无心他们的踪影,虽然这人嘴上说刃无心扔出的轰天雷对他没有作用,但其实还是有所作用的,至少青年避退了,以至于迟了一?#21073;?#32473;了刃无心三人逃走的机会。

    拼了命的往前?#26432;跡?#20995;无心他们连头都不?#19968;?#19968;下。

    “咳咳~”

    也不知道?#26432;?#20102;多久,刃无心忽?#30446;人?#20102;几声,一旁的龚萱立刻停下来:“那先天境?#19968;?#27809;有追来,我想我?#21069;?#20840;了,?#20995;?#24687;一下,无心你身上的伤应该还没有好利索吧?”女孩担心的问。

    一停下来,刃无心这才感觉到胸腹间隐隐作痛,为免两位同伴担心,他强忍下来:“没事了!这里还不安全,刚才我们和?#20999;┘一?#30340;战斗弄出那么大动静,想来已经惊动了不少妖兽,我们还要走出更远才?#23567;!?br />

    接下来的路程,他们放慢了速度,又行了一刻多钟,直到找到一处开阔地,刃无心才同意停下来休息。

    刃无心他们不知道,要是他们再晚小半刻钟从那里脱身,现在就将陷入更加凶险的境地,这不!先天境青年刚把一肚子的怒气,撒在余下的两个随从身上,把他们杀死,就引来好几头妖兽的围攻,瞬间便陷入了苦战。

    “可恶!就因为你们三个蝼蚁,害我陷入如此境地,你们逃不掉的,?#19968;?#25214;上你们,把你们一个一个的铲除,以解我心头只恨。”

    很没有理由的,这名先天境修士,将自己遭遇的困境,都归结到刃无心他们身上,他对刃无心三?#35828;?#24680;意,越发强烈。

    刃无心现在没有空理会这些,就算他知晓那先天境青年的想法,也没心思多想,当他停下来后,一股强烈痛楚,席卷了他,痛的他躺在地上不住的翻滚。

    “无心这是怎么了啊?我们~该怎?#31383;?#21161;他?喂他吃药?”看少年痛苦难当,龚萱在一旁着急的不行,都快急哭了。

    廖子平也是抓耳挠腮的,想不到好办法:“不知道他出了什么问题,我们擅自给他吃药,万一起了反效果,岂不糟糕?先看看、看看情况,龚萱!你先不要急啊,你这一急,我、我也闹心。”

    廖子平的话刚一说完,就感觉脚上一痛。

    泪眼朦胧的龚萱,羞怒的瞪了廖子平一眼:“你闹心,?#36136;?#20040;心?我关心无心有什么不对,走来啦!”

    欲哭无泪的揉着自己发痛的脚,廖子平被女孩一推让到一旁,龚萱顺势在刃无心身旁坐下,将他从地上抱起,让他枕在自己身上。

    此时!刃无心身?#38505;?#32463;历着他所熟悉的变化,只是一会儿,他就冷静下来,可是身体上强烈的痛楚,却不是冷静所能抹去的。

    “你们不要担心,我、我没?#25314;?#25105;已经服过药丸,现在是药效发作,我忍一忍就过去了,你们抓紧时间恢复,多一份战力都是好的。”

    咬紧牙关,刃无心强忍痛楚,?#21451;?#32541;间挤出这些?#21834;?br />

    听了他的话,龚萱尽管非常担心,但她可不是扭捏的普通的女孩,很快就收住心神,盘腿在刃无心身边坐好,行功恢复起来。

    “你要是有问题,一定记得喊我们。”

    叮嘱一句,廖子平也在旁边坐下,闭上眼睛开始运功。

    感应着自身的变化,刃无心心里如海浪在翻涌:“莫非那缕本?#31895;?#21147;的力量还有留存?”

    时间慢慢流逝,身上痛楚缓?#21512;?#22833;,刃无心也收获惊喜:“伤势痊愈,功力好像再次提升了一些,虽然还在先天境以下,但所差的,只是那临门一脚。”

    坐起身!刃无心仔细感受着自身的情况,从内到外,都让他欣喜,之前被先天境高手重击的伤势,已全面恢复,他还因祸得福,激活了本?#31895;?#21147;残余力量,身体情况得以进一步改善。

    转眼到了后半夜,刃无心他们三个都恢复的很好,还吃下些干粮补充体力。

    “继续往上?”

    看着已经偏离中天的弯?#25314;?#24278;子平抬眼向山顶望去,转过头看向身边的两个同伴,轻声问道。

    点点头!刃无心毫不犹豫的,一步踏向上方一个小石块:“离山顶还远着,我们没理由放弃,走!”

    “走咯!朝着宝物前进,我感觉啊,山顶有重宝等着我们。”

    刃无心恢复过来,龚萱?#19981;?#22797;了本性洒脱活泼,她跑在最前头,像是一只舞动的蝴蝶般,跳耀着在山地间快速前进,还朝着刃无心轻笑几声。<

温馨提示?#21898;?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彩色三角闯关
股票配资下啦推a广xialayu 贵州麻将技巧顺口溜 贵州11选5结果走 星悦广西麻将旧版 内蒙古十一选五 188比分旧版 大众麻将烂牌胡牌牌型 今日足球即时比分 德州麻将玩法规则介绍 500彩票比分直播app 期货配资找象泰配资信用高go 安徽十一选五 贵阳麻将电脑版 广东麻将所有胡牌图片 500万彩票网比分直播完整版 新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