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風且吟臉色微變,立刻推開身邊的人,身體后仰避開那致命的一劍。

    修士的飛劍從風且吟身上掠過,凜冽的劍氣將他身上玄色的衣袍撕開數道裂口,而后在圍觀百姓的驚呼聲中穿透了兩道墻壁,狠狠釘入地面。

    風且吟直起身,垂在身側的手指動了動,站在他幾步之外的風五眉峰一動,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風且吟身上之時悄無聲息地退開了。

    風且吟面上顯出幾分怒色,高聲道:“這臨川城里都是無辜的百姓,你們在這里動手不怕傷了人嗎?還是你們這些仙人行事向來百無顧忌?”

    風且吟這番話是用內力喊出來的,聲音傳出去很久,這下就連原本沒有注意到情況的百姓也都探過頭來看。

    風且吟周圍空出好一大塊地方,那些百姓遠遠圍著,沒有一個敢靠近一步,也不知是實在畏懼“仙人”之威,還是把之前風且吟幾人拼命救人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凈。

    唯有臨川城的城主感念風且吟在地動中的救命之恩,主動站了出來,他朝著君澤等人作揖道:“兩位仙師,這位風少俠是個好人啊,昨夜地動之時他救了城中不少百姓,當時的情形十分兇險,但風少俠依然奮不顧身,實在是個少有的俠義之士,怎么可能會殺害兩位仙師的師弟呢?這其中一定有什么誤會。”城主臉色愁苦,頷下的幾縷胡子跟著抖了抖,無奈道:“況且,兩位仙師的師弟定然也是神通廣大,風少俠不過是個凡人,哪里有本事殺害兩位的師弟呢?”他說著,看了周圍百姓一眼。

    不少還在觀望的人聽到城主這番話,想起之前救過他們的人,臉上不由露出羞慚之色。對上城主望過來的目光是更是愧疚得恨不得找個洞鉆下去,漸漸地,開始有人站出來為風且吟說話。

    “風少俠的確是個好人啊,昨天老婆子我摔了一跤,還是風少俠扶我起來的……”

    “風少俠雖然武功高強,但是一點都不像那些江湖人打打殺殺的,待人也十分和氣……”

    “昨晚地動,我家屋檐都塌了,是風少俠搬開東西救我出來的……”

    “昨天在客棧里,還是風少俠提醒大家拿家伙去救人的……”

    風且吟之前那樣說不過是為了拖延時間,根本沒有想到會有這么多人為他說話,看著一個又一個站出來的人,他的心頭盈滿了暖意,卻知道不能再由他們說下去了,他心里清楚這些所謂的“仙人”不過是一些道貌岸然的偽君子,誰知道會不會因此牽連這些無辜的百姓。

    他拱手朝著那些站出來的人施了一禮,坦然道:“多謝各位父老鄉親的支持和信任,但是那個李飛才,的確是我殺的。”

    此話一出,那些站出來的人紛紛吃了一驚,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風且吟繼續道:“但是那李飛才該死,他仗著修為高,就恃強凌弱,欺男霸女,不知害死了多少無辜女子,我殺他,也算是為民除害。”風且吟隱瞞下了李飛才五年前帶人屠了他全家的事情。

    “胡說八道!”站在君澤身后的修士憤怒道:“李師弟雖然風評不佳,但他也是我靈宗內門弟子,如果他貪戀美色的話,招一招手就有無數女修撲上來,何須去逼迫幾個凡間女子?”

    風且吟嘴角微勾,似笑非笑地看著他,“你真那么了解你那個李師弟?你確定他來到凡間之后一定不會做出那些事情?”

    “我……”那修士說了一個字就說不下去,看到周圍百姓竊竊私語,他臉色漲紅,竟說不出話來了,只好求助地看向自己的師兄。

    君澤朝師弟遞去安撫的一眼,問道:“確定是這個人了嗎?”

    師弟立刻點頭道:“去調查李師弟死因的趙師兄剛剛傳訊過來,李師弟他……死得十分凄慘。”

    君澤點頭,而后看向那個站在不遠處,玄色衣袍,相貌昳麗的男子,冷冷道:“不論李師弟做過什么,他都是我靈宗的弟子,他犯的錯,唯有宗門內長輩才有資格懲處,輪不到你一個凡人……”

    君澤還未說完,人群中忽然冒出一個衙役,大叫道:“仙人,你們都上當了!這個姓風的小子拖延時間讓他的同黨跑了!”

    聞言,風且吟猛地扭頭朝聲源望去,原本平靜的雙目中殺機閃爍。

    君澤放開神識,這才發現原先站在風且吟身邊的那三人已經跑出去好幾里遠。他原本沒注意過這幾個凡人,也斷定這些凡人沒有膽子在他眼皮子底下耍心眼,卻沒想到竟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被戲弄,他心里陡然騰起一陣惱怒。伸手一指那幾人逃去的方向,指尖聚起一團靈光朝著那跑遠的幾人轟去。

    那團靈光約有成人拳頭大小,呈乳白色,光輝熠熠,一脫離主人手指便如同一支羽箭射了出去,所過之處,任何與之接觸的物體都被洞穿出一個拳頭大小的洞,這要是落在人體上,只怕連五臟六腑都會被洞穿!

    風且吟目眥欲裂,他不像修士一般有神識,也看不到紀珩幾人現在跑出去多遠,但他知道這些“仙人”不會無的放矢,如果那團古怪的光芒真的追上了他們,后果不堪設想!

    這些念頭閃電般從他腦海中閃過,下一刻,他悍然拔劍出鞘,疾跑幾步便一躍而起,渾身內力瞬間噴薄而出,竟是要以一己之力抵抗仙人的法術!

    風且吟拼盡全力,一劍劈中了那團白光,掌中內力噴涌,竟硬生生壓著那光團稍稍偏離了原本的軌道!但他自己也十分不好受,在劈中光團的瞬間就像是招惹了一頭暴怒中的猛獸,他只覺得握在手里的劍傳來一股恐怖的反震力,眼前忽的白光大綻,劇烈的痛苦讓他有一瞬間失去了知覺。

    力竭之下,他從半空中栽了下來,摔到地上滾了兩圈才停下來。

    而那把陪伴他許多年的寶劍如今只剩下一只劍柄被他緊緊握在手里,胸前的布料像是被火焰燎開,露出同樣被洞穿的軟甲以及其下被燙得焦黑的皮膚。

    臨川城最近大雨不斷,昨夜又地動過一場,地面滿是泥濘污漬,風且吟受傷頗重,此時又在地上滾了兩圈,身上頭上沾滿了污泥,狼狽不堪,早已沒有了先前瀟灑風流的模樣,然而他的眼睛亮極了,像是藏著兩團正在燃燒的火焰,讓每一個望向他的人都心頭一凜,像是被那雙目狠狠刺了一下。

    而此時正被風五風六兩人帶著跑的紀珩扭頭,早就調成遠視狀態的左眼剛好將這一幕記錄了下來。

    他頓了01秒,那一刻似乎有一條數據流被什么東西卡住了,然而現在并沒有時間自檢,他命令雙腳的運動停止,換來了風五風六焦急而疑惑地回視。

    這對兄弟的相貌并不是很相似,性格也截然不同,但是某些動作神情經常驚人的統一。

    風六焦急道:“那些仙人不知道什么時候會追上來,紀公子你怎么突然停了下來?”

    風五也露出幾分疑惑。

    紀珩如實將情況告知:“風且吟受傷了,比較嚴重,建議返回援救。”

    “什么!”一聽說樓主受重傷,風五風六齊齊變了臉色。之前樓主暗示他們將紀珩帶走,兩人出于對樓主的信任和忠誠,并沒有任何遲疑,但前提是樓主必須平安無事,而現在,樓主顯然為了掩護紀珩才受的重傷,如何教他們不擔心?幾乎是同一剎那,風五風六兩人同時決定回去救出樓主,盡管樓主交代了他們要平安送走紀珩,但比起只認識一天的紀珩,樓主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紀珩將風五風六兩人的交流收進眼底,開口道:“如果你們現在要回援,請加上我一個……”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彩色三角闯关
超级大乐透开奖规则 至尊棋牌金花 北京pk105码三期计划 cba比分直播吧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 湖北11选5 体育彩票快中彩 韩国福彩快乐8 黑龙江二10选八快乐10分 北京小赛车技巧 浙冮体彩6十1历史数据 兼职网赚平台 黑龙江快乐十分168 香港六合彩+开奖直播现场开奖 竞彩足球比分开奖 平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