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風且吟雙手緊緊按在樹干上,勉力支撐著站在原地,心頭一陣不安和驚訝。他算好了還有十五天的,怎么會這么快又發作了?

    這一次來的比前兩回更加猛烈,那股熱力沿著四肢百骸不斷游走,每經過一處都必定要將經脈中的流轉的真氣蠶食一空。

    風且吟對付這東西也算是熟練了,他竭力穩住身體,操縱著體內剩下不多的內力縮回丹田之內,盡量避免跟那股熱力的沖突。然而效果依然猶如杯水車薪。

    董先生在離此兩百步外的竹屋里為紀珩煉丹。他得……得到那兒去……

    風且吟竭力維持著神智的清醒,硬撐著發軟的步子邁開幾步,然而眼前所見屋舍、樹木似乎都被幾重霧靄籠住,變得模模糊糊,看不出真切,就連站在他面前的紀珩,似乎也多了幾重影子,面貌變得朦朧起來……

    等等,紀珩!

    風且吟靈臺陡然一清,身體卻再也撐不住軟倒下去,卻被紀珩一把撈住。

    他撕扯開干澀的喉嚨對著紀珩喊到:“快……帶我去找董先生……”

    =======

    紀珩坐在浴桶里,按照步驟將整個機體清洗了一遍,包括現在亂七八糟的頭部。可惜家里的設備不能帶過來,要不然他就可以連線更新一下系統,再涂一層防護油,他已經五年沒有進行保養了。

    任務進度依然為零,無法計算多久以后才能回去。

    紀珩一邊清理系統垃圾,一邊擦干機體穿上衣服。

    剩余能量百分之十,紀珩沒有浪費能量將頭發烘干,任由它一點一滴地往下掉水珠子。

    浴桶里的水溫從44c降到了34c,紀珩正要把浴桶連同臟衣服一起抬出去,忽然聽到了外面傳來一聲痛苦的呻~吟,音色與風且吟的高度吻合。

    紀珩放下浴桶,轉身開門,一眼就看到風且吟。那個人類向他走了幾步,身體搖搖晃晃的就倒了下去。

    紀珩一個大步跨過去,一只手接住他,另一只手按在他的額頭上。體溫高達41c,這對人類來說十分危險。

    “你發高燒了,很嚴重。”紀珩對他道。

    風且吟雙目朦朧地靠在他懷里,似乎并沒有聽見他的話,只聲音沙啞地說:“快,帶我去找董先生……”

    沒錯,人類生病了應該要找醫生。紀珩點頭,一手摟著他的肩膀,一手去抄他的膝彎,將人抱了起來。

    他的步子跨得很大,速度也十分快,短短10秒就到了董敬之居住的竹屋。

    董敬之的竹屋前同樣栽了兩棵杏樹,枝繁葉茂,果實累累。

    只是屋門緊閉,里頭沒有傳出任何動靜。

    紀珩扶著風且吟上前敲門,手指剛剛碰到屋門就被一層看不見的屏障彈了回來。

    他側頭看向風且吟,見他滿身滿頭的汗水,眼睛發紅,身體高熱不退,顫抖不止,手背青筋突起,判定有發狂的征兆。

    紀珩一只手用力將風且吟按進懷里,壓住他的掙扎,而后調大音量,對著面前的屋門喊道:“董先生,風且吟生病了,很嚴重!”

    一聲過后,竹屋內沒有回應,紀珩又調大音量喊了一聲。

    然而竹屋內仍然沒有動靜。

    紀珩第三句話沒有喊出來,因為他發現風且吟的顫抖似乎停止了,只是身體不像剛才那樣掙扎,反而靠在他身上乖順地蹭來蹭去。

    “乖順”這個詞是紀珩從阿寶那里學來的,用來形容眼下的情況十分貼切。

    只有一點跟阿寶描述的不同,他低頭看向風且吟腹部下方,那里有一根硬邦邦的東西,頂在他腿上……

    “警告!有猥褻騷擾之嫌疑,請立即停止這種行為。”

    然而他面前的人類依舊我行我素,好像完全沒有聽到他在說什么。

    紀珩只好調高了音量再次申明。

    超過人類所能承受的分貝顯然把眼前的人類震了一下,他抬起頭,雙眼有些迷茫地看著他,臉上除了迷茫之外,還有掙扎和痛苦。

    這樣的情況跟記錄中人類生病發燒的樣子并不完全相符。然而他現在剩余的能量完全不足以為他做個徹底檢查。

    紀珩按住風且吟在他身上亂摸的手,正要為他降溫,面前的屋門忽然打開了。

    董敬之從竹屋內步出,捋著花白的胡須略有些不滿道:“吵什么吵?不知道我在給你們煉藥嗎?”

    下一刻,他的目光落到風且吟身上,有些生氣道,“都說了叫這小子不要妄動欲念……算了算了!”

    他對紀珩道:“快,把他扶進來。”

    紀珩點頭,抱著風且吟走進去。

    這間竹屋頗大,里頭用拇指大小的木珠串成的簾子隔成三個空間。紀珩在董敬之的指揮下掀開左邊的簾子,將風且吟放在里頭的竹床上。

    “用布條把他的手腳捆住,免得……”

    董敬之話還沒說完,被放到床上的風且吟忽然暴起,將站在床邊的紀珩壓在了身下。

    他此刻就像一頭發了瘋的野獸,幾乎毫無理智任由獸性驅使,那張俊美的臉上扭曲猙獰,雙眼猩紅,兩只手青筋暴突,巨大的力道甚至將地面砸出一個白印來。

    紀珩任他壓著,任由他的雙手在自己身上亂扒,對于一個機器人來說,這樣的力道并不會損傷他的機體。

    但董敬之可不知道紀珩的身份,見風且吟已然沒了神智,力道根本毫不控制,擔心他將紀珩打傷了,只好彈出一道靈光,射入了風且吟的腦袋。

    風且吟身體內的那股熱力依然橫沖直撞,野蠻兇狠地想要將他所剩無幾的內力蠶食一空,而他剩下的內力亦是奮起反抗,死死在丹田處凝成堅固的一團。他的體內仿佛變成了兩方之間的戰場,被攪得天翻地覆,五臟六腑劇痛不已,令他恨不得將身體撕成碎片,也好過受此折磨。若只是這樣也就罷了,偏偏這毒還有催情的功效,體內翻天覆地,腹下卻不堪言說,催動著他找個地方狠狠發泄出來。

    被董敬之發出的靈光一激,風且吟的動作立刻頓住了,他渾濁的雙目閃爍了一下,漸漸有了幾分清明,神智雖然依舊昏沉,卻也足夠叫他看清眼下的狀況。

    當看到被他壓在身下,衣裳凌亂,身上還有幾道明顯痕跡的紀珩時,風且吟臉色一白,大腦霎時一片空白。

    而這時,紀珩抓住風且吟停頓的片刻,雙手攥住風且吟的手腕,一挺身從地上翻起,同時再一次將風且吟帶回床上。

    這一動作十分迅速,連董敬之眼里都不由劃過一絲贊許,看到紀珩雙手手腳壓在風且吟身上,將他所有動作都壓制住,立刻甩出幾根繩索,“快,將人綁住了,免得他又被毒素蒙蔽住心智。”

    這一次因為風且吟的意識已經有幾分清醒,同時竭力控制住自己不再掙扎,紀珩綁住他的過程十分順利。

    風且吟已經被綁住,紀珩卻扯著棉被不知道在做什么,而董敬之也沒時間多看,他沒想到這小子突然發作,很多東西都沒準備好,便道:“你先幫他紓解出來,我去配藥。”話畢,他直接掀開簾子走了出去。

    腦袋畢竟是人體致命之處,董敬之雖然用一點靈力喚回了風且吟的神智,卻不敢多用,尤其是風且吟現在還只是個凡人,因此風且吟雖然極力維持清醒,但其實昏昏沉沉,意識徘徊在墮入深淵的邊緣。

    他所見所感的范圍越來越小,董敬之說的什么也沒有聽清,卻模模糊糊看到紀珩在解自己的衣服。

    當一只帶著些微涼意的手碰到那個東西時,風且吟渾身一顫,幾乎立刻清醒了幾分。

    他往后縮了縮,喘了口氣道:“不要……”然而他的雙手雙腳都被綁著,這竹床也就那么大,再縮能縮到哪里去?

    紀珩聽他說不要,有些疑惑地看著他,倒映在他眼睛里的人類衣裳半敞,鬢發濕透,一張俊美白皙的臉龐已經變了個顏色,紀珩能十分清楚地看到他的脖子和耳朵也成了和臉龐一樣的粉色。

    “為什么不要?醫生說過,你需要治療。請謹遵醫囑。”話畢,紀珩看著風且吟微微睜大眼睛,顯得迷茫又掙扎的樣子,判定病人意識不清醒,沒辦法自理,于是不再理會他的退縮,直接上手。

    紀珩坐在床沿,調出資料庫里的記錄,左手一邊按照記錄一下一下動作,同時停止右手溫度系統的運行。

    他本來就是一個冰冷的機器,為了掩飾身份將體表溫度調節成與人體一樣的36度,現在他停掉右手的溫度系統,那只上一刻還溫熱的手掌很快就慢慢冷下來。

    關掉右手的溫度系統后,紀珩將右手貼在了風且吟額頭上,手指還遮住了對方的眼睛……

    視線被遮蔽,身體上的感官也就越發明顯。風且吟繃緊了身體,雙拳緊緊攥著,他控制不住地仰起頭,發出劇烈的喘息……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彩色三角闯关
游戏网赚平台 大众麻将怎么打 美人捕鱼网页游戏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永久固定公式规律出肖 神来棋牌被骗了怎么办 缅甸皇家首页网址 微信天天领红包是真吗 广西友乐麻将算分 2018年1到150期歇后语 送九元救济金的豪利棋牌 河北20选5最新开奖查询 新娱家福建麻将 中国股票指数 哈灵浙江麻将下载appv121 河北11选五任5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