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寸寸銷魂 > 第73章 怒不可遏

第73章 怒不可遏

    戀上你看書網 630bookla ,最快更新寸寸**最新章節!

    劉老賴,是我們村出了名的老賴皮,以耍無賴出名。

    他的事跡,在我們村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據說胡老三家種地的時候占了劉老賴家巴掌大的一塊地,當然很有可能只是兩家地挨在了一起,胡老三的農作物張的茂盛,躥過了線,結果劉老賴一夜之間,把胡老三家的麥子給割了四分之一。

    胡老三找他理論,被他用棍子打破了頭,胡老三的媳婦也被他扇了兩個耳光,胡老三最后只能忍氣吞聲的忍了。

    還有一件事,劉老賴之前養了一條狗,其實也不是劉老賴養的,就是一條流浪狗,習慣性的住在劉老賴家的屋檐下,劉老賴就說那是他家的狗了。

    某一天,這狗跑到了王寶臣家里去偷吃的,結果吃到了耗子藥,當時就蹬腿了。

    劉老賴知道了這個事情之后,就到王寶臣家不走了,非要他們家賠錢,說那狗是他兩千塊錢買來的,不賠錢就不走了。

    在我們鄉下,兩百塊都肉疼,更何況這孫子開口就是兩千,換成是誰,誰都不會同意。

    王寶臣一怒之下,找了幾個人,把劉老賴打了一頓,丟出了家門。

    挨了打的劉老賴根本不怕,第二天一早,王寶臣媳婦開門的時候,發現自己家的門口灑滿了血跡,當即嚇了個半死,再看窗戶上,到處都是干涸的褐色血跡。

    王寶臣帶上人找劉老賴去理論,說是理論,其實就是想再揍他一頓出氣,也算給劉老賴一個教訓。

    劉老賴卻躲了起來,你找我,我不出現總行吧?他家里就他一個人,一間小瓦房,不出現,就沒人能拿他有轍。

    王寶臣沒抓住劉老賴,卻又不能總在劉家那小破屋里守著,只好回去。

    結果第三天早上,王寶臣媳婦開門的時候,門口就擺著一條死狗,就是被他們家藥死的那條狗,這狗已經被開膛破肚了,形象極其凄慘的丟在家門口,別提多恐怖了。

    王寶臣被氣了個半死,詛咒發誓要弄死劉老賴。

    可是劉老賴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這貨跟王寶臣就這樣死扛了半年,三五天就去鬧騰一下王寶臣,不是砸了玻璃,就是推了柵欄,要么干脆趁著王寶臣上廁所的時候,丟塊石頭進去,有事沒事的時候,還把王家儲存的豬油偷上一壇子。

    反正缺德事劉老賴是干多了去了,最后王寶臣實在受不了了,生生賠給了劉老賴五百塊錢才算完事。

    想想誰家要是天天被人惦記著壞你事,或者天天找你麻煩,弄的你一直不順心,誰都憋屈,反倒不如花點小錢避免麻煩。

    因為劉老賴這德性,全村人沒人敢招惹他,當然也沒人搭理他。

    不過劉老賴不要臉啊,東家混頓飯,西家蹭點油,逢誰家紅白喜事,都是不愿意鬧出是非的時間段,劉老賴還能打打牙祭,這日子倒也過得舒坦。

    上面那兩件事,都是劉老賴的成名作之一,不過即便如此,我也沒想到,劉老賴敢招惹關詩雨,而且他是看著我跟關詩雨一起開車來的情況下,還來招惹關詩雨。

    眼看著這個無賴孫子要耍無賴,我大姑父一路小跑的跑了過來:“二表哥,這女娃是好人咧,你別跟她在這耍。”

    劉老賴想要耍無賴的時候,誰都攔不住他的,他是認準了關詩雨身上有錢,是想來占便宜的,怎么可能因為我大姑父一句話就打消了他自己的如意算盤。

    “你說啥?說啥呢?我們家劉海不能這么輕易就死了,這女娃不是劉海的女朋友么?我聽你們說過,叫啥雨來著,她這么就把我們家劉海克死了,我這個當伯伯的能愿意?現在城里人不都流行啥精神損失費么?不賠償,能放她走?

    這可是在我們許家坳,她要是走了,我跟你們說,你們家一輩子別想再有這樣的機會了。”

    劉老賴一把推開我大姑父,耀武揚威的喊著,手里提起了一瓶白酒,對著自己的嘴巴‘咕嚕咕嚕’就是兩口,開始耍起了酒瘋。

    我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劉老賴,你特么活夠了是么?連我們家的事也敢來耍無賴,你信不信我廢了你?”

    劉老賴瞇著眼打量了我兩下:“你個兔崽子,你跟誰說話呢?老子是誰你知道不?就你們許家這點本事,還想翻天啊?信不信我三天就給你們家治板正了?”

    我次奧,這孫子是在威脅我啊!

    我大姑父著急了,一邊拉著劉老賴,一邊沖著我喊道:“小南,小南,別急,都別急。”

    然后他都快哭了一般的沖著劉老賴說道:“哥啊,算我求求你行么?你要多少錢,我給你,你看在我姑的面子上,別在我們家惹事好么?”

    劉老賴迷楞著眼睛:“你說啥?你給我錢?你給得起么?還你姑的面子,你姑能當飯吃啊?你姑都在地下埋著了,我今天來,就是要賴她錢的,咋滴吧!”

    我爸都氣懵了,指著劉老賴喊道:“劉老賴,你別在這耍無賴,我們許家可沒得罪過你,你到底想干啥?”

    劉老賴根本不屑我爸,直接把手中捏著一個酒杯里剩下的一點酒奔著我爸潑了過來。

    我爸躲閃不及,被潑了一身,周圍好多人村民都看著,有的是不愿意得罪劉老賴,不說話,有的則是干脆坐在那看戲,樂得弄出點事情來。

    或許很多人都覺得這樣的事情發生是挺無理的,可是我們老家就有這樣的人,這樣的無賴,你還真就拿他沒轍。

    我氣的面皮抽搐,抄起桌子上的酒瓶子就要砸劉老賴,卻被我師父秦朗一只手就給按住了。

    劉老賴一看我被按住了,那氣勢更盛了,嚷嚷道:“呀,你還想打我?來,你來試試,看看你是不是我對手。”

    我去,就他那德行的,瘦得跟皮包骨頭似的,我揍他跟揍小孩似的,要不是我師父拉著我……

    我想揍他,可是我被秦朗抓著手,就好像被鉗子掐住了一般,根本動不了。

    “來啊,來啊,你來打我試試啊!”

    劉老賴又倒了一杯酒,似乎想潑我,又沒舍得,最后咕咚一聲喝了下去。

    他媽的,這個無賴!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彩色三角闯关
广东麻将百搭单机版 俄罗斯对沙特比分预测 微乐捉鸡麻将下载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杳 甘肃体育彩票 11选5 豪利棋牌0.0.59 老快3基本和值走势图 宝石奥德赛 河南22选5规则 网赚项目0投资赚钱 12126期浙江20选5 一比分app下载苹果 股票视频直播平台 如何打好南京麻将 辽宁11选5前三组选走势图 三明股票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