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寸寸銷魂 > 第289章 終于說服了!

第289章 終于說服了!

    戀上你看書網 630bookla ,最快更新寸寸**最新章節!

    司徒鴻和我之間,算得上是不死不休了。我找他,是理所當然的。

    胡海濤當時是在現場的,但是他沒怎么注意我,只是粗略的看了我一眼就沒關注了,因為我被打暈后,直接就被送到了后備箱,之后,他就再也沒有見過我了。

    他在醫院的時候,就坐在我身邊,也看了我一眼,覺得我有些眼熟,但是沒怎么在意。

    當他聽自己的妹妹說,她被搶劫,差點命都沒了,但是有人救了她,然后她把我的形象粗略描述出來后,他就感覺到不對勁了。

    之后司徒鴻就找上門了,他還以為,是我報的信,但是,當他看到我和齊永進一起出來后,就又覺得,我可能是警察。

    然后就偷偷的跟了上來,想要問個清楚。

    “如果我真的是警察的話,你豈不是自投羅網?”我懷疑的說。

    他擺了擺手里的槍:“我可是有槍的!”

    “警察也是有槍的。”我說了一句后,就沒在這件事上計較,而是說,“我看起來有那么老嗎?”

    他既然是司徒鴻的心腹,肯定是知道我的身份的,我一個高中生,他能當成警察,我就要問了,我有那么老嗎?

    “看起來,有些成熟。”他猶豫了一下說,然后猛然驚覺,“我和你說這些干什么?”

    反正沒事,聊著也是聊著。

    我讓他坐下,好好聊聊,他卻很警惕的樣子。

    我說:“你現在應該相信,我救了你妹妹,還等于是救了你父親一命吧?你就這么報答你的救命恩人?”

    胡海濤猶豫一下說:“就算是你碰巧救了我妹妹,我也不能告訴你,你不知道鴻哥的手段,任何背叛他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但是你還是背叛了!”我提醒他說,“你還打傷了他!”

    “你別忘了,如果不是因為你,那個小賓館的老板和老板娘,也不會被砍成重傷,老板的老母親,也不會死了。”

    胡海濤臉色一變,死了?

    我說:“這一次,你連累的是無辜的人,但是下一次呢?下下次呢?你覺得,你能一直保護你弟弟妹妹,不被司徒鴻找到,或者是被警察抓到嗎?”

    胡海濤臉色變幻,我又趁熱打鐵說:“你知道的,我和司徒鴻之間,只能有一個,就算是他進監獄,我也會讓他一輩子都起不來的,具體的,你可以參照被我砸斷手腳的那兩個搶劫你妹妹的毛賊。”

    “如果可能的話,我都巴不得他死的,但是可惜,我不能殺人。”

    胡海濤猶豫,是因為不覺得我會抓住司徒鴻,或者是把他打擊的,永遠抬不起頭來,這個,他不是敢賭,因為他賭不起。

    我無情的打斷了他的幻想:“你沒有選擇,司徒鴻,必然要殺你的!你應該為自己的弟弟妹妹考慮,他們,可都是才十多歲的少年少女!你知道我是在哪里上學的,我可以把你妹妹和弟弟弄進去。”

    胡海濤,終于是心動了。

    他一咬牙說:“好,我同意幫你!”

    我松了口氣,誤打誤撞,終于還是要把事情辦成了!

    我說:“你放心,我有朋友在警局里,齊永進你知道吧?哦,還要陳衛國。”

    胡海濤臉色大變:“你,你不是一個高中生嗎,家里還是農村的,怎么會認識齊永進和陳衛國?”

    很奇怪嗎?農村的就不能認識那些人了?就不讓人進步了?

    他當然不會不認識齊永進和陳衛國,他們經常要和齊永進他們打交道的。

    “所以,你要相信,我是可以把你減輕罪行的。你應該也看到了,我和齊永進一起出來的,實際上,他來這里,就是我叫來的。”

    我告訴他,當時司徒鴻到的時候,我也在現場,可惜的是,他們都拿著刀,我也幫不了忙。

    他應該知道,我是沒有義務幫他的,實際上,我也差不多幫忙了,只是沒有幫上而已,聽到了槍聲我就跑了。

    這個我沒說,免得丟人。

    還說了我通知了齊永進,放了輪胎的氣,哪知道他們車都不要了,直接跑了。

    被我打暈的那兩個人,被抓了起來,他們也不會說什么的。

    所以說,還是要在胡海濤這里打開突破口。

    “你等著,我叫齊永進過來。”說著,我就要打電話。

    “等等!”他叫住了我。

    我說:“他知道的東西多,有經驗,在現場好處很大,而且,他還可以幫你說好話,說不定,可以幫你減刑更多。”

    胡海濤說:“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想說的是,你之前說的,給我二十萬到五十萬之間的錢,是不是真的?”

    他真的急需錢,要不然,也不會偷走司徒鴻那個鐵公雞的錢,還因此被司徒鴻親自上門追殺。

    瑪德,這一會兒,我又肉疼了起來。

    那可是幾十萬,不是幾十塊,我當時,怎么就沒有考慮清楚,夸下海口了呢?

    實際上,我和他的交易,完全不用涉及到錢的。

    因為,他幫我,也等于是在幫他自己。

    司徒鴻被抓,他就不用擔心自己的親人會出事了。光是這一點,已經算是足夠大的籌碼和他交易了,但是我偏偏就最賤,那么早就說了那么多的錢!

    這樣一來,敲詐王培利家里的那些錢,瑪德,就等于是白敲詐了,算是為了胡海濤的父母做了貢獻,兜兜轉轉,還是有緣無分啊。

    心里在滴血,我還是面帶強笑的說:“對,我說話算話的。你父親先治療著,到時候,我再看看情況給門補一些的。”

    二十萬還可以接受,因為王培利的父母給的錢給了胡海濤他們,還能剩下一些,如果直接要五十萬的話。那就等于兩三月的黃金水匯的利潤沒了,白干了!

    我趕緊把先話了,免得胡海濤獅子大開口。

    胡海濤松口氣說:“你叫他來吧。”

    齊永進其實還沒走多遠的,他開車走了不久,就找了一個地方吃了點宵夜,我打電話給他的時候,他正在吃第三份,然后聽到胡海濤在,立馬打包帶走了。

    他急乎乎的沖了回來,進了房間,把東西丟在桌子上,急匆匆的說:“快點告訴我,司徒鴻在哪里!”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彩色三角闯关
甘肃11选5走势图 单机打麻将全部免费 宁夏十一选五开将结果 福建22选5开奖结 188比分网址 欢乐填大坑手机游戏下载 广东快乐10分一定牛开奖直播 辽宁35选7走势图带连线 产业基金配资比例 正宗杭州麻将下载 云南11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一肖一马中待大公开 微乐捉鸡麻将 四川快乐12开奖号码 分分11选5高手计划 证券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