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寸寸銷魂 > 第394章 惡毒的女人!

第394章 惡毒的女人!

    胡海冰的話一說,我就本能的感覺到了一股陰謀的意味在里面,這股陰謀,不是來自胡海冰,而是來自她的母親和她的哥哥,其中,我感覺最強烈的,還是她的母親!

    秦璐臉色一肅,說:“是什么事?”

    身為職業警員的她,也感覺到不對。

    胡海冰遲疑:“我可以說,但是,你們不要抓我媽。”

    她這么一說,我們更加覺得事情不小了,胡超群急不可耐的說:“不抓不抓,你趕緊說說到底是什么事。”

    胡海冰在醞釀,胡超群急的抓耳撓腮:“我的姑奶奶,你到底說不說啊?”

    “其實,我爸死的那晚,我在現場的。”胡海冰,開口就是一個勁爆的消息。

    秦璐臉色一變:“那你怎么不攔著他?”

    胡海冰終于抬頭,已經滿臉是淚:“我,我不敢,也攔不住。”

    在胡志全自殺的那個夜晚,譚桂芳讓胡海冰推著她去醫院見她的父親。

    當時,譚桂芳讓胡海冰遠離,不要靠近那里,她和胡志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談。

    胡海冰不是孩子,感覺到了不對,于是在走出去一分鐘后,又回到了病房外面,貼著門,聽他們的談論。

    而之后的談話內容,讓她心神震動,臉色蒼白。

    “我從來沒有見過我媽那樣。”胡海冰的眼中帶著驚恐,身子也開始不由自主的顫抖,秦璐坐了過去,抱住了她的肩膀,安慰她。

    胡海冰顫抖著聲音說:“她開始的時候,還好好說話,和我爸說我們家的艱難,生活的困苦,還說,終于我們家,要走出困境了,以后肯定會重新富裕起來的。”

    那個時候,胡海冰就開始感覺到不對味了,但是還是猜不出來,她的母親,真實的想法和目的是什么。

    夫妻倆開始回憶結婚時候,結婚之后的幸福時光,生了兒女后的高興,以及后來家庭遭逢大變的事情,從快樂的回憶,變成痛苦的回憶,最后,變成了譚桂芳一個人憤怒的咆哮,對所有欺負他們家,不幫助他們家的人的辱罵,以及對老天爺的辱罵等等。

    胡志全一直沒有說話,等到譚桂芳罵完后,他才問她到底想干什么。

    對譚桂芳最了解的,就是她同床共枕多年的丈夫。

    胡志全,已經知道譚桂芳有目的而去了。

    譚桂芳很快就說出來了她的目的。

    “兩年前的保險,是我媽早就想好的。”胡海冰瞪大了眼睛,眼中滿是恐懼和不敢置信,“她早就猜到我爸可能得了重病,但是一直不說,還說動我爸買了保險,為了不讓我爸懷疑,她自己也買了保險。不過,她的保險受益人是我哥,而我爸的保險受益人,是她!”

    我們倒吸一口冷氣,我們知道她喪心病狂,但是,還是低估了這個女人的狠毒,竟然眼睜睜看著自己相處幾十年的丈夫,撐起來那個家的男人,得了重病,卻不告訴他,還蠱惑他買保險。

    從買保險那個時候開始,她就已經計劃著他的死亡了!

    胡志全的死,和她有著直接的關系!

    譚桂芳什么都告訴了胡志全,胡志全不敢相信,老淚縱橫,問她為什么,譚桂芬只是很平淡的告訴他,她受夠了,不想再受苦了,反正他都得了癌癥,已經要晚期了,沒救了,還浪費那么多錢干什么,還不如死了算了,死了,還可以給他們家帶過去很多錢,徹底改善他們的生活。

    譚桂芬淡淡的舉例說,大兒子要結婚,出來后肯定一時半會找不到工作的,還有,告訴他,大兒子胡海濤,是因為他胡志全,才走上那條路的。

    實際上,胡海濤是因為譚桂芬,才不得不誤入歧途的。

    女兒和小兒子要,從高中到大學,大兒子小兒子,結婚都要買房,加起來是一個天文數字,大兒子還要坐牢,胡志全得了癌癥,她又是殘廢,要是再治療癌癥,要花費一筆巨款!

    他們家,不能承受那種折磨了。

    她受夠了!

    所以,她就讓他去死!

    還告訴他,他死了之后,他們家里,會得到什么樣的好處。

    醫院的賠償款,保險理賠,以及,她大兒子帶回去的錢,加起來,足夠他們家過上好日子了,他們受了太多的苦了。

    譚桂芳還假惺惺的說,要是她的兒女能過上好日子,她繼續受苦也沒關系,她會一直忍著,忍到兒女們成家立業。

    那是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胡海冰聽得渾身冰冷,完全就是驚呆了,當她聽到外面傳過去驚叫的時候,才知道,一切都晚了。

    我們聽得是渾身冰冷!

    完全像是聽故事一樣,從不知道,譚桂芳,竟然喪盡天良到了這個地步!

    什么所謂的繼續受苦也沒關系,胡志全這才死去多久?她身上就已經全都是金銀珠寶了!

    胡超群咽了咽喉嚨,傅渭清小臉蒼白。

    我抓住了她的手,發現自己的手,也是冰涼的。

    這件事情,太過駭人了!

    秦璐臉上滿是憤怒,眼中像是要噴出火焰來一樣,她猛然站了起來:“人渣!畜生!賤人!我現在就回去把她抓起來!”

    “等一下。”我攔住了她。

    秦璐眼神一瞪:“攔我干什么?”

    我苦笑,現在的冰美人,變成了火美人兒,像是火山一樣,隨時都要爆發。

    “先等等再去,你一個人過去,有證據嗎?”我低聲說。

    “這不是有小冰?”秦璐理所當然的說。

    我說:“你想讓她指認她的母親?”

    秦璐神色一滯。

    “她母親要是被抓進去,就剩下她和她的弟弟,相依為命了,沒有了監護人,他們兩個人,怎么生活?”說到這里,我忍不住想,是不是譚桂芳,早就想到了這一點,才敢這么做的?她或許知道胡海冰在偷聽,但是,卻也知道,胡海冰,根本不能做什么的。如果是這樣,那這個女人,就太可怕了,心機深沉到了極點!

    不過,這大概是不可能的吧。

    秦璐冷哼:“不是還有我嗎?她弟弟我不管,但是她我可以照顧!”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彩色三角闯关
nba球探比分 至尊棋牌怎么下载安装 7乐彩开奖结果今天 北京pk10网站 华东25选5开奖结果 弈乐贵州捉鸡麻将苹果怎么下载 深圳福利彩票深圳风采 明星三缺一麻将单机手机版 散户炒股口诀 掌上棋牌zsqp下载 快乐十二走势图辽宁 河北20选5开奖号码走势图 今晚cba即时比分 公开会员内部一波中特 汉游天下棋牌手机游 …? 黑龙江11选5兑奖方法